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16部分

看过来看过来,
不要被你们教官吓坏,
其实我很可爱,
……”
没有音乐,没有伴奏,罗莉用小手潇洒地打着响指,给自己打出极富节奏的拍子。
这首《对面的男孩看过来》,其实是《对面的女孩看过来》的女生版本,还要隔4年才会被任贤齐等歌手唱出来,所以现在大家一听,就觉得十分新奇和搞笑;最搞笑的一点是,刚才男生们就是因为看了罗莉才差点被教官惩罚的,可现在罗莉却大模大样地唱着《对面的男孩看过来》,而且还是教官刁难她、她才这样唱的,这无疑于当面打了教官一个响亮的耳光,显得既讽刺又喜感。
可想而知,在场的男生们全都被罗莉逗得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咬着舌拼命憋笑。8过,颤抖的肩膀和上扬的嘴角,还是深深滴将他们出卖,哇哈哈哈!
“寂寞女孩的悲哀
说出来谁明白
求求你写个纸条过来
哄哄我逗我开怀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男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
男孩们的心事真奇怪
……”
跟随着歌声的节奏,罗莉欢快地摇晃着小脑瓜,大眼睛笑成了可爱的月牙儿,清脆的响指声颇有几分玩世不恭的味道。
她之所以选这首歌,就是故意想要气教官,哼哼,她想让他知道,重生帝不是那么好欺负滴!握拳!
此时此刻,可怜的教官“偷鸡不成蚀把米”,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就跟万花筒一样,精彩万分。
见教官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罗莉还是觉得不解恨,于是果断地继续唱。结果,一首原本只需要4分钟就能唱完的歌,硬是被她反反复复地唱了十几分钟:“寂寞的女孩的网球拍
左拍拍右拍拍
为什么还是没有人来爱
无人问津真无奈
对面的男孩看过来
看过来看过来
寂寞的女孩情窦初开
需要你给我一点爱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男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
男孩们的心事真奇怪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
原来每个男孩都不简单
我想了又想我猜了又猜
男孩们的心事真奇怪
哎!真奇怪!来
……”
当这首歌终于被罗莉唱完后,操场上掌声雷动,成百上千个男生全都无比激动地起哄叫好,差点喊哑了嗓子。
一时间,口哨声、大笑声、嬉闹声交织成一片,气得教官七窍生烟。
至此,罗莉在众男生中名声大振,而她坏笑着唱“对面的男孩看过来”时的狡黠模样,已经彻底深入人心,男生们也都学会了唱那一句“对面的男孩看过来”……
军训结束了,大学生活正式开始。
由于那首超级喜感的《对面的男孩看过来》,所以12岁的罗莉在各个系的大一男生间一鸣惊人,在开课的第一天,她竟然就创造了一天之内收到86封情书的惊人记录!
比起罗莉的风光来,胡丽晶就惨淡多了。虽说她长得比罗莉漂亮,但开课的第一天,她却只收到了两封情书。
最郁闷的是,其中有一封情书,收信人最初明明写的是“罗莉”,可后来“罗莉”这两个字又被蓝色钢笔涂掉了,而一旁的空白处则加上了“胡丽晶”这三个字!
换句话说,那个男生原本是给罗莉写的情书,但中途又发现如果追罗莉的话,竞争者太多,所以他就退而求其次,改为追求胡丽晶了。不过,由于他对胡丽晶并不上心,所以居然懒得再誊写一遍情书,而是直接把称谓处的“罗莉”改成了“胡丽晶”!
见状,胡丽晶气得差点吐血,三下五除二将那封收信人原本是罗莉的情书撕得粉碎,心里对罗莉的厌恶和嫉妒也更上一层楼了。
此外,当发现罗莉如此受欢迎后,安然和冷枭翔森森地感到鸭梨山大了,几乎每天都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深怕她被别的男生抢走了!
至于凌云,由于他是罗家的养子,是罗莉名义上的哥哥,再加上他喜欢的女生是胡丽晶,所以前来找他帮忙的男生络绎不绝,隔三差五就有男生请他吃饭、唱歌,只求他能在罗莉面前为他们说几句好话。
日子如水一般,就这样飞快地流过。
大一的新生生涯,在众多男生对罗莉的狂热追求中,在安然和冷枭翔的提心吊胆中,流逝了一大半。
最近这段时间来,为避免重生前的悲剧重演,为避免青春期时再次成为小胖妞,罗莉办了一张健身房的年卡,每天都坚持去健身一个小时,同时还刻意地控制了饮食。
于是乎,功夫不负有心人,过完13周岁的生日后,罗莉并没有像前世那样长胖,而是出落成了一个漂亮苗条的小萝莉。
就在这时,暗恋安然多年的胡丽晶,终于忍不住了。她给他打了电话,约他周六下午在Y公园的湖边见面。
接到电话后,安然心里明白了八、九分,他把这件事告诉了凌云,还让凌云跟他一起去公园赴约,必要时可以帮他解围。
黄昏的公园,夕阳斜下,宽阔的人工湖泊上碧波荡漾,闪烁着粼粼金光。
湖边,胡丽晶羞涩地站在一株繁花似锦的杏花树下,静静地等待着安然。
她今天显然精心装扮过了,栗色的长发烫成妩媚的波浪,耳上戴着嵌着碎钻的大圆圈耳环。身穿一条意大利风情的露肩连衣裙,纯白轻盈的质地,飘逸的伞形裙摆,露肩的设计勾勒出灵动性感的女人味。
她的手中,忐忑不安地握着一个精美的水晶瓶。瓶口扎着粉红色的丝带,瓶子里装满了五颜六色的幸运星,想来应该是送给安然的礼物。
远远地,凌云和安然从草地间的小路上并肩走来。
安然的表情有几分无奈,而凌云的表情既痛苦又伤心,炽烈如火的目光直直地投向了胡丽晶,好像要将她整个人点燃。
“凌云,你先在这里等等吧!”安然停住脚步,若有所思地说,“万一丽晶只是想跟我说其他的事情,万一是我自作多情了,你就不要出现了,以免她生气。”
“好,我暂时不过去,在这边等你的暗示。”凌云爽快地答应了,毕竟胡丽晶只约了安然一个人,所以自己直接跟过去的确不妥当。
就这样,凌云躲在了一块巨型假山石的后面,而安然则独自走向胡丽晶。
“安然,”胡丽晶红着俏脸,把水晶瓶递到安然面前,“这个瓶子里有一千颗幸运星,是我亲手为你叠的,希望你收下。”
顿了顿,见安然一脸的惊讶,胡丽晶又羞涩地低着头,忸怩道:“安然,我……我喜欢你!从小学5年级起我就喜欢你了,一直喜欢到现在大一,我想做你的女朋友,可以吗?”
胡丽晶说的都是真话,她是真的很喜欢安然。
在她11岁那年的冬天,某天下午放学后寒风凛冽,大雪纷飞。
班上的其他同学,都陆陆续续地被家长接走了,只剩下她和安然还等在校门口。
当时她穿得很少,在雪风中冷得直打哆嗦。见状,安然就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体贴地围到她的脖子上,甚至还把他的外套也脱给她穿了。
后来,安然家里的司机来接他了。安然坐上汽车,隔着玻璃窗,笑着向她挥手道别。
她独自站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呆呆地看着他,而他温柔的笑容就此深深地定格在她的脑海里,再也挥之不去……
从那天以后,她喜欢上了安然,喜欢得无可自拔。
无数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她都胆怯地躲在篮球场边,远远地偷看着安然打篮球时的矫健身影;无数个似血的黄昏,她都黯然神伤地看着安然的背影,目送载他的汽车远去直至消失;无数个寂静的夜里,她满心期待地为安然折叠着幸运星,为他祈福,可第二天却总是因为他和罗莉的亲密无间而深受打击;无数个昏暗的灯下,她在日记本里写下对安然的爱和对罗莉的恨,无助的泪水沾湿了纸页上的每一段心事……
终于,她折够了一千颗幸运星,同时也打算鼓起勇气,在今天向安然表白。她知道他喜欢罗莉,甚至愿意为了罗莉自杀,但她也相信自己能够感动他,能够赢得他的心……
“丽晶,”安然微笑地看着胡丽晶,眼神却有些不忍,“谢谢你为我折了那么多幸运星,但是我并不值得你这么喜欢。其实,有很多男生都比我更适合你,比如说凌云……”
“凌云只是我干弟弟!”胡丽晶脸色一变,急急忙忙地打断安然的话,“难道这么多年你还感觉不出来吗?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绝对会比罗莉对你更好……”
“抱歉,我觉得我们俩不合适。”安然收敛了笑容,转身就走。
“安然!”狐狸精急了,小跑着追上安然,“我不要求你马上给我答案,你可以多考虑一段时间,考虑好了再告诉我,我会等你的。”
说着,她就焦急地把手中的水晶瓶塞到安然手里:“还有,这瓶幸运星你收下,好吗?我折了好久好久,好不容易才折了一千颗。”
安然接过水晶瓶,淡淡地说:“好,我收下了。”
闻言,胡丽晶立刻喜笑颜开。可是下一秒,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安然已经漫不经心地将水晶瓶扔向地面。
“砰——!”
清脆的破裂声响起,水晶的碎片四处飞溅!
一千颗彩色的幸运星到处蹦跳着,瞬间滚落了满地!
“安……安然……”胡丽晶难以置信地盯着地上到处蹦跳的幸运星,心里一下子冷到了冰点。大颗大颗的眼泪,就这样突如其来地冲破她的眼眶,好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落下来。
“既然你已经把这些幸运星送给我了,”安然硬起心肠,冷冷地道,“那不管我怎么处置它们,都是我的事。我要走了,你也早点回家。”
说完,安然看也不看胡丽晶一眼,就急匆匆地往公园门口走去。路过不远处的假山石时,他转头看向凌云,用眼神暗示凌云赶快过去安慰胡丽晶。
天空蔚蓝如洗,朵朵白云轻盈如棉花糖,柔柔地漂浮在空中。
安然离开后,凌云走到胡丽晶面前,用纸巾轻轻地替她擦拭泪水:“丽晶,别哭了,其实安然他不是故意的……”
“赵凌云!”胡丽晶“啪”地打掉凌云的手,怒气冲天地质问:“是你在从中作梗,对不对?一定是你指使安然这样做的,否则他不可能对我这么绝情!”
“不是我……”凌云心里狠狠一痛。
“你还想狡辩?那你跟我解释一下,我只约了安然,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胡丽晶嚎嚎大哭起来,一边哭,她一边重重地捶了凌云的胸口一拳,“你太过分了!我恨你!”
话音未落,她就转身,哭着跑向远方。
“丽晶——”凌云想追上去。
“别跟着我!你要是敢跟着我,我就跟你绝交!”胡丽晶哭得梨花带雨,脸上的淡妆也花得不成样子。
凌云心痛地看着胡丽晶越跑越远,却又束手无策。
因为他知道,她一向说到做到,所以他还真的不敢挑战她的底线,更何况她现在还处在极度的愤怒和悲伤之中!
阳光静静地照耀着大地,胡丽晶一边大哭,一边拼命地奔跑,跑过了一大片如雪如云的杏花林。
微风拂过,星星点点的粉白色杏花花瓣,好像纷纷扬扬的细碎雪花一样,漫天纷飞,洒了胡丽晶一脸一身。
泪眼模糊间,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一首她很喜欢的词: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
安然,我一定要得到你,哪怕不择手段!
思及此,胡丽晶渐渐地停下脚步,仰起头看向蔚蓝的天空,而一个孤注一掷的主意也随即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与此同时,凌云目不转睛地看着胡丽晶消失的方向,怔楞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然后,他抿了抿嘴角,默默地蹲下身子,用手一颗一颗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彩色幸运星。他的表情是那么专注,专注得好像不是在捡用塑料吸管折成的幸运星,而是在捡世界上罕有的珍贵宝石。
这些七彩的幸运星,每一颗都是丽晶用一根约30厘米长的夜光塑料吸管亲手折成的。凌云清楚地记得,当别的女生在教室里认真听讲时,丽晶在课桌下偷偷折幸运星;当别的女生在寝室里午睡时,丽晶在一教的花园里默默地折着幸运星;当别的女生周末去逛街时,丽晶还是在家里不知疲惫地折着幸运星……
她早也折,晚也折,折得那么全神贯注,只因为她固执地相信,这些幸运星一定能够给安然带去幸运和幸福……
不过很可惜,她的痴情实在是用错了地方,因为安然的心里只有罗莉而已。
凌云深深地叹了口气,向前走了几步,继续弯腰捡起散落在地上的幸运星。
一刻钟过去了,湖边的那张双人靠椅上,铺着凌云的外套,外套里兜着一大堆五彩缤纷的幸运星。
“436,437个,438……”凌云轻声地数着,目光在地面上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突然,一个不小心,他就被地上的水晶碎片给扎破了手,殷红的血珠从伤口处迅速涌了出来。
他微微皱眉,找出纸巾包住手指,然后又再次捡起幸运星来。
又过了大约一刻钟,整整一千颗幸运星,才终于被他一颗不剩地捡完了。
此时,但见他欣慰地看着那一大堆彩色的幸运星,活动了一下早已酸麻的腿脚,嘴角微微扬起一个迷人的弧度。
现在丽晶对自己有些误会,所以正在气头上,等过一段时间,她的气消了,自己再把这些幸运星全部还给她。
周五下午,放学后,安然、冷枭翔和凌云相约去打篮球。罗莉觉得看篮球很无聊,就打算先回家,于是便独自朝着校门口的方向走去。
经过一教花园时,罗莉跟往常一样,并没有走大路,而是习惯性地踏上了情人坡上的那条碎石小道。
旖旎的晚霞漫天,小道的正前方,香樟树的枝叶郁郁葱葱,随风摇曳。树下的双人靠椅上,坐着一对忘我热吻的情侣
其中,男生有着妖孽般的俊脸,妩媚的泪痣,他正紧紧地搂着女生;女生的皮肤很黑,脸上有星星点点的雀斑,她毫不顾忌地坐在男生的大腿上,在光天化日之下与他激烈舌吻。
他们……他们竟然是……林逸辰和王娟!
“轰隆——”
罗莉顿有一种五雷轰顶的感觉,身体也猛地一颤。
8年了,从她重生的第一天到现在,已经整整8年了。她一直以为她已经释怀,不会再为老公和闺蜜的双双背叛而伤心和愤怒,可是她错了!错得一塌糊涂!
此时此刻,林逸辰和王娟舌吻的画面,就好像无数把刀子,狠狠地剜着罗莉的心,将她的心割得千疮百孔、鲜血淋漓。
那么清晰,那么鲜活的记忆,突然就从罗莉脑海的最深处涌了出来……
林逸辰和王娟在客厅里裸奔,自己用力掐住王娟的脖子,林逸辰猛地推开自己,自己撞断阳台的窗棂,绝望地掉下了19楼……
渐渐地,罗莉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脸色变得惨白如纸。
在林逸辰和王娟还没来得及发现她时,她已经狼狈地转身,一路狂奔向校门口——她家的司机在那里等着她。
由于罗莉的爸妈一同去国外旅游了,而凌云又在学校打篮球,所以家里很安静,安静得近乎可怕。
罗莉呆呆地坐在卧室的床上,难过得直想哭。为避免再次为林逸辰那个渣男流泪,她决定做些什么来分散注意力。于是,她就捧着干净的睡裙和内裤,到洗手间洗澡去了。
然而,洗完澡后,她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竟然忘了拿干净的胸衣!
挣扎了几秒钟后,她实在不想再穿上带着汗味的脏胸衣了,所以就用双手捂着胸,一边走出洗手间,一边无法自制地回想和林逸辰的一幕幕往事。
与此同时,卧室里光线昏暗,淡蓝色的垂花落地窗帘紧紧地拉上了。凌云双手枕在脑后,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休息。
怎么搞的?刚才他的肚子明明很痛,可为什么一回家就不痛了?早知道他就再坚持一下,把那场球赛打完再回家!
正当凌云懊恼之际,罗莉神思恍惚地走进了卧室,又神思恍惚地慢慢关了门。
轻微的关门声惊动了凌云,他条件反射地抬头往门边看去,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却见罗莉面无表情地脱掉了身上的睡裙,又随手把睡裙往床上一甩,然后赤裸着上身朝大衣柜走去。
在她走动的时候,她胸前那两团丰盈的C罩杯Ru房,就好像俏皮的小白兔一样,微微颤抖着。至于那两点小巧玲珑的蓓蕾,更是粉嫩诱人,让人恨不得冲上去咬一口!
“……”
见到这样令人血脉喷张的性感画面,凌云全身的血液都呼啸着冲上头顶!而他下体的某个部位,也在瞬间起了本能反应,变得硬邦邦的!
莉莉怎么会这么粗心?粗心到居然完全没发现床上躺着一个人?!
片刻的冲动后,凌云陷入了极度的尴尬中。他本想迅速移开视线,可他的眼睛就是不听大脑的使唤,死死地黏在了罗莉那对雪白的Ru房上。
这时,罗莉目光呆滞地拉开大衣柜的门,打算找一件干净的内衣穿上。
然而,重生前和林逸辰的回忆,却在她脑海里疯狂地回放着,也疯狂地折磨着她!愤怒、恐惧、伤心、绝望、后悔……无数种复杂的情绪,就好像潮水一样排山倒海地向她涌来,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她彻底淹没。
终于,她双腿一软,失魂落魄地跌坐到地面上。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她喃喃自语,无助的眼泪就好像决堤的江河水,势不可挡地冲出眼眶。
凌云好不容易才收回视线,强迫自己背对罗莉躺在床上。他原本打算装睡,以免她发现他之后觉得尴尬,可刚闭上眼睛,他又意外地听到了她的哭声。
这下子,他的心彻底乱成了一团麻
到底要不要去安慰莉莉?假如去安慰她,那当她知道自己看光了她的上半身后,肯定会非常生气吧?但假如不安慰她,那……他实在听不下去她这么凄凉的哭声了啊!
思前想后,他左右为难,最后还是一咬牙,打算不去安慰她。
谁料,她这一哭,就哭得近乎崩溃,足足哭了十几分钟还没停止。
这还不算,最让他心疼的是,她竟一直没穿衣服,就这么赤裸着上身,只穿条内裤坐在地板上。她把小脸深深埋进膝盖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见状,他终于忍不住了,果断地翻身跳下床,蹲下身子心急如焚地问她:“莉莉,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你告诉我!”
原本,他以为她看到他后会大吃一惊,会尖叫连连或者尴尬地捂住自己的上身,但他猜错了
她只是眼泪汪汪,用迷惘又绝望的眼神看着他:“凌云,我是不是长得很丑?”
“哪儿有?你长得那么漂亮,怎么可能丑呢?”凌云赶紧安慰着罗莉,又焦急地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放到床上。
“那我是不是很没用?我都不会炒菜,刚学了又忘了,怎么也学不会。”她的眼泪继续汹涌,就是因为下不得厨房,所以前世她才会被林逸辰嫌弃。
“家里有钟点工,你根本不用学炒菜啊!”凌云拿起罗莉的粉色丝质睡裙,小心翼翼地替她穿上,“你是神童,要是你都没用,那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人都是废物了!”
“那我是不是床上功夫不够好?不能留住男人的心?”她伤心欲绝地问着他,理智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凌云措手不及,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她的问题,只好讪讪地替她擦掉眼泪,“莉莉,到底出什么事了?你怎么净说胡话?”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她声音哽咽,“我只是恨自己没有出息,居然不想再报仇了;我只是想远远地躲开他,躲得越远越好。毕竟我曾经爱过他,我还是不想跟他成为仇人,至于他的生活以后会怎么样,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从今天起,我决定放下从前的一切,把他彻底踢出我心里。因为像他这样的渣男,就连报复他也是浪费我的时间,根本不值得……”
罗莉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凌云似乎一句也没有听懂,可似乎又全都听懂了。
莉莉大概是喜欢上了一个不喜欢她的男生吧,所以她才对自己那么没信心。可是,她喜欢的男生究竟是谁?反正不是安然和冷枭翔!
“莉莉,别伤心了,”凌云将她搂进怀里,“别哭了,明天你再慢慢跟我说这件事吧!因为你现在情绪不稳定,说的话逻辑太混乱,我有些听不懂。”
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立刻松开她,跑到客厅里拿了一盒德芙巧克力过来。
“听说巧克力会让人心情愉快,你吃点巧克力吧!”他剥开糖纸,把心形巧克力塞进她嘴里。
“嗯!”她眼泪汪汪地点头,慢慢地嚼着巧克力。
“对了,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玩过的糖纸竹蜻蜓吗?”他笑眯眯地说着,然后用修长的手指拿起德芙巧克力糖纸,熟练地折叠起来,“我们好久都没玩竹蜻蜓了,不如现在玩玩?”
话音一落,他就将糖纸对折,然后再将两边平均向中线折叠。接着,将糖纸懒腰撕开,但并不撕断,留下约五分之一的宽度连着,形成一个看似“丫”字的奇怪形状,而“丫”的两片翼向相反方向打开,因为下落的速度取决于打开的角度。
“你还记得竹蜻蜓怎么叠啊?”她破涕为笑,“我都忘光了。”
“我当然记得了,”他的眼神逐渐柔和起来,“以前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是你告诉我,只要把竹蜻蜓放飞,那么烦恼和伤心也就一起被放飞了。我试过很多次,屡试不爽,现在你也试试。”
说着,他就继续剥糖纸,把巧克力喂给她吃,随后把糖纸叠成像哆啦a梦的竹蜻蜓的形状。
不一会儿,一整盒的二十个巧克力,就被他们俩吃完了,而一堆竹蜻蜓也脱颖而出,密密麻麻地堆在床上。
他走到窗户边,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又转头对她笑:“快过来。”
她拿起几只竹蜻蜓慢慢地走过去,把其中一张“丫”字的糖纸伸出窗外,又探头往楼下看去。随着她一松手,在风力的作用下,竹蜻蜓在半空中打着旋儿,悠悠地落下。
“怎么样,心情好点没有?”他笑着问。
“好像好点了。”她撇撇嘴,把剩余的竹蜻蜓一只一只地放飞。
柔柔的风轻轻地吹着,把数只竹蜻蜓先后卷走,她原本烦乱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
结束了,林逸辰,我们俩之间,彻彻底底地结束了。就让我们俩曾经的一切,就像这些竹蜻蜓一样,随风逝去吧!
放飞了竹蜻蜓后,夜晚来临时,罗莉就跟往常一样,还是和凌云睡在同一张床上。这一夜,她睡得很香,做了一个甜甜的美梦。
第二天早晨,柔和的晨曦透过云彩,淡淡地洒落到卧室里。
床上,罗莉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然后就看到了凌云忧虑的眼神:“莉莉,你醒了?要起床吗,还是再躺一会儿?”
“再躺一会儿。”罗莉孩子气地钻到凌云的怀里,小手懒洋洋地搂住他光裸结实的背部,修长的玉腿习惯性地缠上他的腰。
如果换成平时,凌云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因为罗莉比他小7岁,所以最近6年以来,他一直把她当成亲妹妹看待;但是,今天偏偏不一样。她刚抱住他,他的脑海里就想起了昨天无意中看到的、她赤裸着上半身的情形……
于是乎,他立刻热血沸腾了,眼神也变得暗沉起来。
事实上,在她以前,他虽然看过A片,可在现实生活中却从未见过任何女生的裸体。理由很简单,他从没交过女朋友,也从没想过要交女朋友。
虽然他喜欢胡丽晶已经整整9年了,但是他认为自己目前还没有独立的经济能力,没办法给予胡丽晶幸福,所以他从没提出过要请胡丽晶做他女朋友。
即使罗莉的爸妈对他很好,也给了他足够的零用钱,可他总是把那些钱存起来,从不乱用,而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
换句话说,他认为自己都是在靠罗莉一家人养活,所以他没有资格交女朋友,更没有资格把罗莉一家人辛苦赚来的钱花费在自己的女朋友身上。
自从16岁开始,他就很认真地跟着安然、冷枭翔一起学习,学习打理“衣之恋”公司的事务——这是因为罗莉太懒太没有追求,自己的股东权自己不愿意行使,而是打算现在交给她爸妈打理,将来就交给凌云去打理,她自己则坐等盈利,擦汗……
总之,话又说回来,昨天下午,罗莉的身体是凌云生平第一次见到真实的异性裸体。
因此现在她一抱着他,他就不由自主地心猿意马起来,下身的灼热也逐渐膨胀,坚硬彪悍地抵在她的小腹上。
他无比尴尬,俊脸刷地红了,忙不迭地松开她,离她远了一些。
当看到他脸红时,她先是有点莫名其妙,后来才看到他白色运动短裤的裤裆处居然变成了一柱擎天。
于是乎,她用小手捂住嘴,灰常不厚道滴偷笑:“哎呀,晨勃哦,哈哈哈,说明你的性功能很正常。”
“……”他没料到她竟大大咧咧地说出“晨勃”和“性功能”这两个词,不禁满头黑线。
事实上,他很想告诉她,现在已经是早晨10点多了,而晨勃只发生在清晨4--7点,所以他的反应根本就不是晨勃,是被她的肢体语言和身上的香味刺激了,小弟弟才会变硬。
不过,由于她只有13岁,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告诉她这些,只能尴尬地避开她的眼光。
“凌云,我突然发现除了安然和枭翔外,我也很喜欢你,怎么办啊?”她不仅不理会他的尴尬,反而笑嘻嘻地扑到他身上,“我觉得我好花心,所有的帅哥我都喜欢耶,好苦恼哦!”
他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不知道昨天是谁为了一个男生哭鼻子,还说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话。”
“哦?昨天发生了什么事?”她干脆耍赖皮,死不认账,“我怎么全都不记得了?大概是因为我喝了一些红酒吧,所以喝醉了就说胡话呗!”
他啼笑皆非:“你喝酒了?可是昨天我没闻到你身上有酒味啊?”
“切,是你自己鼻子不好使!”她坏坏地咬了一下他的耳垂,迅速转移话题,“今天早饭吃什么?”
他浑身一颤,就好像被强烈的电流窜过。楞了楞后,他才低声说:“我昨天跟李阿姨说,今天早晨做香菇鸡肉粥,烤牛肉卷饼,鸡蛋,豆浆,卤蛋,脆薯饼……”不管她昨天是不是在说醉话,只要她现在开心就好,他不想去刨根究底,不想去解开她的伤疤……
“哇,不错嘛!今天的早晨可谓是‘中西合璧’啊!”她哈哈大笑,然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凌云啊,我突然想起一件事了,昨天你是不是把我的身体看光光了?嗯?老实交待!”
“这个……”他急出了一头的庐山瀑布汗,不知道怎么说才能让这位小祖宗满意。
“哼!”她撅起小红唇,“我告诉你哦,既然你看了我,那你就要对我负责,要是今后我嫁不出去,你就得娶我!”管他三七二十一,先抓一个备用老公再说!
“……”凌云的心里咯噔一下,有些疼痛,还有些甜蜜,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感觉。
见他没反应,她就撒娇耍泼了,满床来回打滚:“我不管,我不管,昨天你看了我的身体,你要是不对我负责,我就告诉安然和冷枭翔,让他们俩揍你!”
“好好好,我负责,行了吧?”他哭笑不得,“你还真是封建啊,不就看了一眼吗?就非要逼我娶你……”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本来是跟他开玩笑,却没想到他连玩笑都不愿意跟她开,于是她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的心里就只有胡丽晶是不是?好,我懂了,既然你那么喜欢她,又何必跟我一起戴接吻鱼情侣项链?”
说着,她飞快地把自己脖子上的银项链取下来,恶狠狠地塞到他手里:“给你,你拿去送给狐狸精吧!我也不需要你负责,我自己会对自己负责!”
话音一落,她就穿着睡裙,气鼓鼓地下了床,又从柜子里翻出几件衣物,到隔壁的卧室换衣服去了。
没了她,卧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显得冷冷清清的。
他缓缓低下头,看着手心中那只穿着白婚纱的母鱼吊坠,心脏处就好像被一把尖刀狠狠刺入,防不胜防地痛起来。
自从他6年前来到罗莉家里后,她对他一直很好,从没刁难过他,也从未和他闹僵过。可是今天,为了丽晶,他们俩却闹僵了……
凌云在床上坐了很久很久,也想了很久很久。
他隐约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过分了,但又觉得罗莉的话也很过分。她今后如果嫁不出去,凭什么就要他娶她?就因为她家收养了他6年,所以他整个人就是属于她的吗?她未免太霸道了!
可是,她将来有可能嫁不出去吗?好像……没这种可能性吧!除去安然、冷枭翔和林逸辰不算,大一上期开课的第一天,她居然就收到了多达86封情书……
思及此,凌云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给罗莉写情书的那86个男生,其实大部分他都见过,还曾被他们邀请去吃饭、唱歌什么的。凭良心说,其中大多数男生的条件都比他好多了,至少父母健在,不像他一样,小时候是孤儿,全靠罗莉家将他养大;现在他即使成年了,可由于在读大学,所以也还花费着她家的钱。
虽然他自己时不时能凭借“衣之恋”服饰赚一些钱,但如果没有罗莉给的本钱,如果没有她为他创造机会,他也根本不可能赚到钱。
说白了,跟追求她的那些男生比起来,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有;还有,她才13岁,仅仅是个孩子,婚姻对她来说还非常遥远,而她刚才或许只是随口说要让他负责而已。然而,他却连哄她开心都做不到,还把她惹生气了!
这样一想,他突然觉得自己不仅自作多情,竟然还跟一个13岁的孩子斤斤计较,简直就是一无是处,难怪丽晶也看不上他,也会爱上安然……
由于凌云指责罗莉思想封建,所以接下来的两个月里,他们俩开始了冷战。
虽然凌云很想向罗莉道歉,但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每次他跟她说话,她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让他非常难过。
就在罗莉和凌云冷战之时,胡丽晶打算主动向安然进攻,设法攻占他的心。这一次,她就不相信他还能拒绝她!
春日的下午,蓝天深远而辽阔,丝丝缕缕的白云好像片片羽毛,轻柔地漂浮在空中。
透过二楼的窗户看下去,蓝氏别墅的花园中,自动洒水机在阳光下喷洒着水雾。草坪上闪烁着点点晶莹的露珠,通往别墅侧门的一条鹅卵石小路上,一朵朵粉红的玫瑰花,在路旁生机勃勃地绽放着。
窗边,立着一个画架。安然坐在木椅上,手持画笔,聚精会神地往画板上涂画着楼下的美景。
就在这时,画室的门突然“嘎吱”一声被人推开了。
“莉莉,你来得正好,你看看我这幅画……”安然一边说,一边转过头,然后笑容就僵在了脸上——来人不是罗莉,而是胡丽晶!
“安然,你干嘛一脸的失望啊?是不欢迎我吗?还是在想着罗莉?”胡丽晶不满地“砰”地一声关了门,接着向安然走了过来。
她穿着一件火红色的休闲长风衣,海藻般浓密的长发微微卷曲,妩媚地披在肩上。今天她精心地化了妆,美艳的眉眼,勾魂的眼波,嫣红的樱唇,看上去女人味十足。
“丽晶,你怎么来了?”安然颇为头痛,“你有什么事吗?”
“难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吗?”胡丽晶气鼓鼓地嘟起红唇。
话说最近这一个多月来,她曾用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接近安然,想成为他女朋友,可是他仍然不为之所动!
万般无奈之下,她打算使出最绝的一招:色诱!
于是,她用钱买通了安然的司机和蓝氏别墅里的主管,并且每天都向他们打听消息。因为她希望能够找到一个色诱安然的机会,同时又要让罗莉碰巧发现她和安然的亲密行为,以便让罗莉误会!
终于,几天前她从司机那里打听到,罗莉今天下午两点要到别墅里的画室来,与安然一同作画。
也由此,胡丽晶才在一点四十五分的时候走进了画室,打算对安然进行她周密的色诱计划。
“安然,我真的好喜欢你,我从11岁起就喜欢你了,你就接受我嘛!”胡丽晶的笑容妖冶如花,可是安然却连头也懒得抬,只是继续画他的画。
“别画了……”胡丽晶一边撒娇地说着,一边走到窗前,不由分说地一把扯下了窗帘的拉线。
刹那间,左右两侧的落地窗帘迅速向中间合拢,而画室里的光线一下子变得幽暗起来!
“别胡闹了,你把窗帘拉上了,我要怎么画画?”安然没好气地放下画笔,站起身来打算去拉动窗帘拉线。
胡丽晶笑盈盈地将安然往椅子上拉:“哎呀,你先坐下,坐下啦!”
安然无奈地叹息:“你不要再缠着我了,行不行?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喜欢的女生是罗莉,所以你就不要再浪费你我的时间了,好吗?”
胡丽晶眨眨忽闪的大眼睛:“我不管你喜欢谁,总之,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想当你女朋友!”
话音未落,她就飞快地拉下了自己身上的风衣拉链!
紧接着,她玉手一扬,风衣就好像一只艳丽的红蝴蝶般飞向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又倏然飘落在地。
“……”安然当场愣住,因为在这件红风衣的下面,胡丽晶居然是真空的,她的身上什么都没穿!
“咯咯……”胡丽晶的笑声清脆犹如银铃,她慵懒地踢掉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一丝不挂地向安然走来。
在幽暗的画室光线中,她娇嫩的少女胴体,散发出羊脂白玉般的诱人光芒,令整个房间内的空气骤然燃烧起来。
“安然,我真的好喜欢你,”胡丽晶娇羞地走到安然的面前,牵起他的一只手,放在她赤裸的左胸上,“我把初夜献给你,你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安然倒抽一口凉气,覆盖在胡丽晶左胸上的手,也不由自主地轻微颤抖起来。
几秒钟后,他从她的胸部上抽回了他的手,又弯腰拾起红风衣,轻轻地披到她身上:“丽晶,穿上衣服吧,以后别再做这种无用功了。要是凌云知道了,一定会很伤心,他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我觉得你应该学会珍惜爱你的人,而不是千方百计地去讨好你爱的人。因为爱情是双方的,强扭的瓜不甜。”
说完,他就转身,作势要离开。
“安然!”胡丽晶根本没料到安然居然能抵制住她的诱惑,不禁急得跑到他面前,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9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