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重生霉女大翻身-第1部分

《重生霉女大翻身》作者:落花浅笑【完结】
“去死吧!你这个老色狼!”
黄昏来临,某私立学校的校长办公室的门被轰然拉开,二十九岁的女老师罗莉衣衫不整、满脸红晕地狂奔而出!
在老师们和学生们的瞠目结舌中,罗莉怒气冲天地直奔前台,重重一脚踹开黑色真皮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开柜子,收拾好自己的私人物品,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向了电梯。
电梯里很安静,只有罗莉一个人在里面。金色的灯光下,明亮的落地镜子里映出了罗莉白衣黑裙的职业套装,也映出了她狼狈不堪的神色和异常红艳的嘴唇。
“靠!真恶心!”她厌恶地从手提包里掏出纸巾,用力擦拭起自己的嘴唇来,好像想将嘴唇擦掉一层皮。
因为就在刚才,那个年过半百的校长老头子,居然乘她送资料的时候,二话不说地强吻了她!
呸!不就是一份月薪一千八的工作吗?老娘不稀罕!
“为所有爱执着的痛,为所有恨执着的伤,我已分不清爱与恨是否就这样……”
就在罗莉怒不可遏之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大学时的班长李雪打来的,提醒她今晚是大学同学会,让她带上家属,尽快赶到“不见不散”慢摇吧去。
得知同学们都已经到齐了,罗莉赶紧给她的老公林逸辰打了个电话。
“我今晚要加班,不能跟你一起去了,你自己去吧!”林逸辰的声音尽管冷冰冰的,但听上去仍然是那样磁性悦耳。
“那你能不能不加班啊?手里的资料明天再解决,可以吗?”罗莉小心翼翼地开口,因为自从一年前得知她不能生孩子后,林逸辰对她的态度就越来越不耐烦了。
“不加班?”林逸辰冷笑一声,“你养我?你来还房贷?”
“啊?那……那就算了吧,我自己去参加同学会好了。”罗莉咬了咬下嘴唇,明显有点底气不足。刚才她炒了老板鱿鱼的事,可千万不能让林逸辰知道了,这几天她一定要抓紧时间找个新工作。
“嗯,那你晚上几点回来?”林逸辰的语气稍微缓和了一点。
“大概十二点多或者更晚吧,因为我那些同学说要去唱歌、打麻将什么的。”
“好,同学会完后你给我打电话,我打的来接你。”
挂掉电话后,罗莉的心里泛起了一丝淡淡的甜蜜。
原来逸辰还是关心她的,虽然他因为加班而不能跟她一起去参加同学会,但他已经说了晚上要来接她,那她该知足了,不是吗?
由于时间匆忙,所以罗莉来不及回家换衣服,就风风火火地冲向了慢摇吧。
金碧辉煌的慢摇吧装潢得时尚而优雅,走进豪华包间后,几十个同学已经在里面拼酒、唱歌、聊天了,而大多数人居然一时之间没认出罗莉来。
“哇,罗莉,你瘦了好多啊!你老公呢?他怎么没跟你一起来?”还是班长李雪的反应最快,笑盈盈地将罗莉拖到沙发上坐下。
“他今晚加班,来不了。”罗莉讪讪一笑。
闻言,同学们这才发现,这个穿着白衣黑裙职业装的苗条美女,居然就是他们大学时期的重量级肥女罗莉!
可想而知,包间里一下子炸开了锅,众人纷纷向罗莉打招呼。
当得知罗莉是因为流产而掉肉四十斤后,当得知罗莉目前仍在私立学校当语文老师后,同学们大都安慰了她几句,然后就和别的同学聊得热火朝天,试图在同学中找到对自己的事业或爱情等方面有帮助的人。
虽然众人并没有冷落罗莉,可敏感的罗莉却明显感到,自己对别人来说,似乎已经没有什么来往的价值了。
于是,闲得无聊的她,一边吃水果,一边听身旁的同学们滔滔不绝地说着话
有同学感慨:“国家单位就是好哇,虽然是吃不胖饿不着的死工资,但至少不会拖欠工资啊,而且比私企的工资高多了……”
罗莉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国家单位,只可惜她当初挤破了头,也没能挤赢关系户,没能进入编制!
有同学笑得无比淡定:“还好我们家是家族企业,我现在我爸的公司里上班,负责管理一个小部门,挺轻松的,工资也很高……”
罗莉的眼神不由地黯淡了,家族企业神马的,她想都不敢想。因为她爸爸是蹬无牌照的火三轮的,天天都被交警抓得鸡飞狗跳,而她妈妈则是给别人当保姆的。
有同学笑靥如花:“哎呀,我老公真的很大男子主义!他不同意我出去工作,怕我累着,所以就让我呆在家里,无聊时就去健身房、美容院之类的地方,也可以去逛逛街……至于家务嘛,有钟点工做呢!”
罗莉顿时羡慕嫉妒恨,因为林逸辰完全没能力养活她,也从未说过怕她工作受累之类的话!
有同学满脸喜色:“我刚在‘翡翠城’买了套四室二厅的新房子,下周日我打算在新房里请客,你们大家一定要来捧场啊!”
“翡翠城?我的天!那里的房子好贵的!”
“的确比较贵,不过我们单位的福利好,每个月的住房公积金有六千多块,所以只需要用公积金还房贷就够了。”
“你们单位真是太给力了,我们单位的住房公积金每个月才一千多块呢!”
……
晚上九点时,罗莉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似乎每个同学的生活都比她过得好,而她已经从当年赫赫有名的尖子生沦落为没有生育能力的无业游民了……掀桌!
算了,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明天上网查找一下招聘信息才是正事儿。想到这里,罗莉就以身体不适为由,向同学们告别了。
因为现在并不是很晚,所以为了不耽误林逸辰的工作,她也没打电话让他来接她,而是直接回了家。
上楼后,罗莉正想用钥匙开门,却听到客厅里传来了女人隐隐约约的娇笑声:“逸辰,你好坏哦,干嘛要把西瓜汁弄到人家身上?”
“宝贝,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插翅难飞。”林逸辰带着邪恶笑意的声音响起。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罗莉的脑袋里嗡地一下炸开了,因为那女人的声音罗莉再熟悉不过,那分明就是她的闺蜜王娟的声音!
“来呀,你抓不到我……”王娟的笑声清脆如银铃,在地板上奔跑的声音也随即传来。
这下子,罗莉彻底抓狂了,但是为避免打草惊蛇,她只能轻手轻脚地用钥匙把门打开。接下来,就着明亮的金色灯光,她清清楚楚地看到:客厅里所有的落地窗帘都拉上了,王娟和林逸辰竟然在房间里全裸着身子,相互追逐打闹!而林逸辰的手上,还拿着一块切好的红艳艳的西瓜!
“轰隆——”
罗莉的身形猛然一晃,她只觉得自己头上的整片天空都彻底崩塌了:“林逸辰、王娟,你们……”
“啊——!”当发现门被罗莉推开后,王娟的尖叫声刹那间响彻云霄。
罗莉用手颤巍巍地指着她的老公和她的闺蜜,眼泪大串大串地落下:“好,很好。你们继续,继续裸奔啊……”
“莉莉,你听我解释!”林逸辰一个箭步冲上来,闪电般关了门,又心急火燎地对罗莉说,“你不要生气,其实事情不是你想得那样……”
“林逸辰!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账东西!你为什么背叛我?!”见林逸辰还想狡辩,罗莉不禁连哭带喊地吼了出来,“我和你结婚时,你不仅没房没车,家里还负债累累!结婚五年来,我每天都拼死拼活地上班赚钱,连件像样的衣服也舍不得买,就为了帮你们家还债!可你呢?我帮你还完债后,你居然还背着我,把我们准备买房子的钱寄给你的弟弟妹妹,供他们读书!”
“你现在说那些有什么用!”见罗莉在王娟面前掀他的老底,林逸辰顿时恼羞成怒,“更何况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你不过是一只不会下蛋的老母鸡!”
就在林逸辰和罗莉争吵之时,王娟一把抓起沙发上的衣服,急急忙忙地穿起来。
“我不能生小孩是谁的错?”罗莉歇斯底里地尖叫着,冲上前拼命捶打林逸辰的胸膛,“如果不是你非要我跟你去老家过年,我又怎么可能在颠簸的旅途中失去肚子里的宝宝,怎么可能因此患上习惯性流产?”
“那还不是因为你自己身体太差!”林逸辰的脸色黑得像锅底,“不然别的女人都没流产,为什么就你流产了?”
“林逸辰,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罗莉气得嚎嚎大哭,疯狂地对林逸辰连踢带打,“现在你的弟弟妹妹终于读完大学了,我还到处找亲戚朋友借钱才买上这套房子!我辛辛苦苦地忙装修、忙搬家,你倒好,一出差就是几个月,装修和搬家的事什么都没管,现在居然还带个小三儿回来在我的房子里裸奔,你到底要不要脸啊? ”
重生了?!
“罗莉,有话好好说!”穿好衣服的王娟见罗莉一直踢打林逸辰,立刻看不下去了,走上前想拉开罗莉。
“贱货!亏我还把你当成闺蜜!我真是瞎了狗眼!”已经陷入疯狂状态的罗莉,转身就狠狠地掐住了王娟的脖子!
“罗莉,放手!你这样会出人命的!”林逸辰慌了,用力掰开罗莉的手,顺势将她重重地推向阳台的飘窗。
“砰!”
“哗啦——!”
只听几声震耳欲聋的巨响,罗莉的身体竟直接撞断了飘窗的窗棂,撞碎了窗户的玻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般直直地从十九楼坠落下去!
原来,这套房子是豆腐渣工程,一个星期前窗棂的底部就断裂了。罗莉和林逸辰本来打算空闲的时候换上新窗棂,可谁料这几天工作忙,也就忘了换……
“莉莉——!莉莉——!”林逸辰冲到窗户边,发出了悲痛欲绝的呐喊。
在疾速的下坠中,清凉的夜风呼啸而过。罗莉乌亮的长发散乱地飞扬,在皎洁的月光下,就像妖娆绽放的黑色花朵。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我绝不会嫁给林逸辰……
潮水般的黑暗兜头而来,罗莉认为自己必死无疑,于是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就在此时,她头顶的漆黑夜空中,有一颗水蓝色的流星迅速划过,泛起了一片璀璨的涟漪……
“莉莉,你发什么呆?你不是说要钓鱼吗?”耳畔传来了熟悉而陌生的少年声音。
罗莉疑惑地转过头,发现自己的右侧有一个阳光帅气的白衣少年。他正坐在湖畔的一块光滑平坦的大石头上,笑容满面地看着自己,他的前方是清澈碧绿的宽阔湖泊。
“你……小舅舅?”罗莉疑惑地试着叫了一声,可转念一想,不对啊,她小舅舅赵建国已经四十岁了,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呢?难道她在做梦?
啊啊,她一定是在做梦!否则刚才还是晚上,为毛现在就变成白天了?而且刚才她还坠楼了,为毛现在就和一个长相酷似小舅舅的男生一同坐在湖畔的石头上了?
“我当然是你的小舅舅了。”赵建国无奈地用手指敲了敲罗莉的脑袋,眼神中满是宠溺,“糊涂的小丫头,你不过是看我钓了一会儿鱼,怎么就忘记我是谁了?”
哇,好萌的帅哥啊……罗莉顿时星星眼ing,流着哈喇子色迷迷地望着自己的小舅舅。
金灿灿的阳光透过头顶树叶间的缝隙洒落到他的白衬衣上,落下零零星星的金色光斑。
嗷嗷嗷,这个梦还蛮有意思嘛,挺真实的。虽然有YY的嫌疑,可是小舅舅年轻的时候真的好帅哦,哇哈哈哈!
对了,既然现在是在做梦,那刚才林逸辰和王娟在客厅里裸奔的事,也一定是在做梦了?那自己坠楼的事,也是一场梦?
思及此,罗莉的心情立马阴转晴,她大笑两声,然后抓起脚下草坪上的钓鱼竿,也没注意到尚未挂鱼饵,就大大咧咧地把钓鱼竿往身后一扬,打算用力向湖中心抛出去……
“啊——!”
“嘶——!”
几乎是刹那间,罗莉的身后同时传来惊恐的尖叫和衣物被撕裂的声音。
这是肿么回事?罗莉不明所以地回头一看
晕死,不看还好,这么一看,她就郁闷地发现:她手中钓鱼竿的鱼钩居然诡异地勾破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的休闲裤,而且勾破的还是他屁股上的那块布料。更不幸的是,他白色的小内裤也因此华丽丽滴露了出来……
“啊!对不起,对不起!”赵建国赶紧三两步冲过去,忙不迭地向小男孩道歉。
小男孩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地迅速脱掉自己的外套围在腰上,以挡住屁股上那乍泄的春光。
见状,小男孩身旁的一群男孩女孩全都想笑又不敢笑,憋得满脸通红。那家伙,那场面……真可谓是囧囧有神哪!
“你以为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小男孩恼羞成怒,用杀人般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比他高半个头的赵建国,“你到底是怎么教小孩钓鱼的?我站在她身后,可她居然还能把鱼钩扔到我裤子上,还挂破了我的裤子?!”
啥米?小孩?哪儿来的小孩?
罗莉不禁一头雾水,左右看了看,这才确定那正太口中的小孩似乎是在指……她?
此时此刻,罗莉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于是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这竟然是一双稚气十足的、白嫩嫩的儿童小手!
“轰隆——”
罗莉的头顶犹如响起了晴天霹雳,她瞬间呆若木鸡!
因为她突然想起,她五岁时确实曾在湖畔边,在和小舅舅一起钓鱼时,不小心将鱼钩抛到了一个男孩的裤子上,挂破了男孩的裤子!最后还是小舅舅把钓到的鱼全都送给了男孩,男孩才肯罢休的。
“小弟弟,真是对不起,”赵建国的神情无比愧疚,“我刚才还没反应过来,我侄女就已经把鱼竿甩出去了。要不这样,我刚才钓了几条鱼,我全送给你,算是向你赔罪,怎么样?”
闻言,正太身后的一个皮肤白皙的小男孩飞快地跑到赵建国的小渔网前,把渔网从湖泊里提起来看了看,然后强忍笑道:“枭翔,你看,这些鱼好大啊!不如这件事就算了吧,你等会儿就可以把鱼带回家了。”
冷枭翔瞥了一眼渔网里那些活蹦乱跳的大鱼,接着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好气地盯着赵建国道:“看在凌云为你求情的份上,看在这些鱼的份上,我就勉强原谅你和你侄女吧!”
见眼前的事态发展果然如她记忆中一样历史重演,罗莉的全身情不自禁地剧烈颤抖起来:难道……难道她刚才真的坠楼了?而现在又重生成五岁的自己了?
正当罗莉心慌意乱的时候,冷枭翔大摇大摆地走到她面前,伸出两只手,重重地往她的左右脸蛋上各捏了一下:“小妹妹,这次哥哥就原谅你。不过以后你钓鱼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点,千万不要再把鱼钩甩到别人身上去了,听到没有?因为那样是相当危险的!”
我靠!好痛!
罗莉痛得龇牙咧嘴,冷枭翔却毫无同情心地嗤笑一声,然后弯腰拎起赵建国的渔网,带着一大堆鱼得意洋洋地扬长而去,而那群男孩女孩也立刻跟了过去。
罗莉气呼呼地瞪着冷枭翔远去的背影,同时极不甘心地用小手轻轻揉着自己被他捏红的脸颊。
他奶奶的,死正太你居然敢捏我的脸,还下手那么重!你最好祈祷今后别再碰到我,否则有你好看的!
冷枭翔离开后,赵建国和罗莉都失去了继续钓鱼的兴致,于是索性打道回府了。
回到家后,罗莉不出意料地看到年轻了整整二十四岁的爸妈,那叫一个兴奋哇!
年轻就是好啊,啧啧,瞧瞧,老妈的脸蛋又白又嫩,完全看不到皱纹,简直就是水灵灵的一朵鲜花!老爸呢,现在还没有发福,也没有长啤酒肚,看起来也是一个超级拉风的大帅哥!哇哈哈哈……
罗莉激动得几乎红了眼眶,刚进门就扑到老妈赵芸的怀里,抱着她的腰道:“妈妈,你今天看起来好漂亮哦!”
原本,罗莉以为老妈一定会因为她的话而高兴,但谁料老妈的脸却猛然一沉:“哼,今天你的嘴巴怎么那么甜?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又闯祸了?”
罗莉满头黑线,还没来得及答话,就见老爸罗天佑笑着转向赵建国:“建国,今天你带莉莉去钓鱼,莉莉没给你添麻烦吧?”
“爸!妈!”罗莉无比气愤地跺着脚,“难道我在你们心里,居然就是这么一个捣蛋鬼的形象吗?”
“那是当然了,我还不知道你?”赵芸振振有词,“‘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四姐、四姐夫,莉莉没给我添麻烦,她一直很乖。”赵建国笑着冲罗莉眨眨眼,直接向她爸妈隐瞒了她用鱼钩勾破了冷枭翔的裤子一事。
“哦?是吗?难道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赵芸有些狐疑,“对了,你们钓的鱼呢?今晚我就做红烧鱼吧!”
“鱼?”赵建国清咳两声,强忍住笑,“那些鱼全被别人买走了,总共卖了十几块钱呢!”
说着,他就从衣服的内兜里掏出钱包,取出两张十元钞票递给赵芸:“姐,你拿这些钱去买点下酒菜吧,今晚我要跟姐夫喝一杯。”
小舅舅,原来你从我小时候起就对我这么好,你真是好样儿的!罗莉不禁无比感动,眼泪汪汪地看着小舅舅。
要知道,当年自己考上大学时,老妈的所有亲戚里,就只有小舅舅一个人愿意借钱给自己读书!无奈的是,小舅舅家里的经济条件也不富裕,再加上小舅妈极力阻拦,所以他只能背着小舅妈借了五千元的私房钱给自己……
萝莉小美女养成计划
“行,那我现在去买点卤猪耳朵什么的,你们就在家看电视吧!”赵芸丝毫没有怀疑,接过钱就转身出了门。
就这样,赵建国和罗天佑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而罗莉则兴致勃勃地在自己家的四间平房里逛了一圈。
唔,雪白的墙壁,目前最流行的组合柜家具,淡金色的地砖,大彩电,吊扇……一切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
她五岁时,老爸老妈的事业正如日中天,家里的经济条件跟周围邻居比起来,还算比较好的。转折是从她十岁的时候开始,老妈听信了二姨妈的鬼话,居然头脑发热地辞去了国家单位的铁饭碗,到二姨妈的饭馆里给她打工去了。
最开始,二姨妈对老妈还比较好,每个月也按时给她工钱,给她买社保;可谁知,一年后,二姨妈却突然不愿意再给老妈买社保,为此,老妈回家后还伤心得大哭了一场。
从那以后,二姨妈不但不再给老妈买社保,而且给她的月薪也越来越少……最后,二姨妈索性以饭馆生意萧条为由,直接辞退了老妈!
就这样,老妈陷入了无比尴尬的境地,想回原先的国家单位吧,已经完全不可能了;想找其他的工作吧,无奈怎么也找不到好工作,于是不得不去给人家当保姆……
这还不算最惨的,更糟糕的是,在罗莉十六岁那年,她老爸居然下岗了!四十七岁的年龄,小学尚未毕业的学历,老爸的再就业生涯无比艰辛。在找了一年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后,老爸只好蹬起了火三轮车……
想到这里,罗莉不禁怒火中烧:这次自己重生了,绝不能再让老爸老妈重蹈覆辙!一定要设法让爸妈过上好日子!
对了,现在是几月几日?罗莉下意识地看向桌上的台历——今天是1987年8月28日,星期五。
等等!1987年8月28日?也就是说,明天就是她去参加C小学的入学考试的日子了?
重生前,她曾以五岁的幼龄通过了省重点小学C小学的入学考试,让校长破例将她录取。然而,在小学升初中的考试中,由于她年龄小,智力有点跟不上其他的尖子生,所以她最终以0.5分之差与全国重点中学Q中失之交臂,并因此成为了家长们茶前饭后的反面教材——看!孩子读书可不能读得太早了,否则就会像罗家的女儿罗莉一样,前途尽毁哪!
罗莉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无论如何,重生的这辈子她一定要好好地过,一定不会让爸妈再过那种每个月都为房租和水电费发愁的穷日子了!
决心一定,罗莉就一溜烟儿地跑到罗天佑的面前,郑重其事地说:“爸爸,我想上学,想去参加C小学的入学考试!”
罗天佑乐了,笑道:“怎么了,你怎么突然想上学?”
罗莉想了想,把自己重生前的那一番理由说了出来:“因为学前班我已经上腻了,所以我想上学,当一个小学生。”
“莉莉想上学是好事啊,姐夫,干脆你就带她去试试吧!”赵建国笑着提议,“反正她年龄小,考不过也不算丢人,大不了明年再考一次。”
罗天佑哈哈大笑:“你说得也有道理,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就带莉莉去参加入学考试。”
吃完晚饭后,罗莉站在镜子前,欣喜若狂而又自恋地望着镜中的自己
白嫩嫩的小脸蛋,水汪汪的大眼睛,嫣红的樱桃小嘴,乌黑靓丽的长发……好萌的小萝莉!真是“人如其名”啊,嗷嗷嗷嗷……
事实上,在十一岁以前,罗莉一直是个身材苗条的小美女;可是自从小学升初中那年,她没能保送全国重点中学Q中后,赵芸就恨铁不成钢地开始给她狂补营养,一日三餐也变成了五餐,每餐都是鸡鸭鱼肉、奶油巧克力地伺候着。
可想而知,两年后,当罗莉终于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对劲时,她已经从俏生生的苗条小美女变成了茶壶体型的重量级肥女!
后来,不管她怎么拼命减肥,不管是做运动还是吃减肥药,她也没能瘦下来,反而越长越胖!胖了整整十八年!
不过,自从她二十八岁那年流产后,她的体重就开始直线下降。最后,她竟在半年里瘦了整整四十斤,成功地变回了一个窈窕可人的美女!
然而,正是因为她变回了美女,所以她后来才会被校长老头子骚扰+强吻,泪奔,呜呜呜……
好吧,既然现在她已经重生了,那她就绝不能让万恶的历史重演!绝不能再当十八年的胖子了!
想到这里,罗莉一溜烟儿地跑到书桌前,找出卡通笔记本和钢笔,在雪白的纸上煞有其事地写起了《霹雳无敌萝莉小美女之完全养成计划》:
1、增高,
为避免将来只有160的身高,现在必须要多运动+喝牛奶+吃蔬菜水果+吃多维片来增加身高,握拳!
2、预防近视眼,
为避免10岁时就变成四眼天鸡,ORZ……现在必须要每天雷打不动地做两次眼保健操,还要多注意让眼睛休息;
3、瘦身,
为避免11岁就变成小胖妞,现在必须未雨绸缪,少吃肉和垃圾零食,多吃素,多运动……囧里个囧;
4、美白,
俗话说“一白遮百丑”,所以为达到“众人独黑我独白”的效果,今后一定要养成用美白洗面奶+美白爽肤水+美白修复霜+美白面膜+防晒霜+遮阳伞的良好习惯;
5、祛痘,
为避免18岁时脸上长很多痘痘,一定要少吃辣椒、多运动!
……
当详细地列举完数十条计划之后,罗莉想了想,最后往纸上加了一句
萝莉小美女的座右铭:爱情乃浮云,赚钱才是王道!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第二天的大清早,心理年龄已经二十九岁的罗莉,便被老妈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在老爸的带领下,雄赳赳、气昂昂地直奔省重点小学C小学。
对于这次的入学考试,不夸张地说,罗莉完全是胸有成竹!
为毛?且不说她重生前在五岁时就已经通过了考试,先说说她重生前的第一份工作吧!她的第一份工作干了五年,就是在C小学里当临聘语文教师兼班主任!
可惜,尽管她所带的班级每年的期中和期末平均分数都是全年级第一,但后来,由于她尚未进入编制,所以她的职位就被关系户挤掉了!
为了这件事,她班上的家长们还轰轰烈烈地闹到了教育局,逼得校长不得不特地找她谈话,请她再回去教书。
按理说,既然校长已经豁出面子来请求她,她是应该回去继续教书的;但是,由于她大学毕业已经多年,靠公招进入编制的最后一次机会也被关系户挤掉了,这就意味着,她有可能十年后甚至二十年后也仍然是学校的临聘教师,即使将来她的表现再出色,一切的荣誉也与她无关!升职啊奖金啊神马的,更是想都别想!
因此,考虑再三后,她拒绝了校长的请求和家长们的好意,执意要重找工作。就这样,她离开公立学校,进了私立学校,遭到了校长老头子的骚扰……
OK,不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从今往后,她一定会好好把握自己的命运,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精彩!
现在尚未开学,不过C小学里仍然是熙熙攘攘,挤满了来参加入学考试的孩子和陪同的家长。
罗天佑牵着罗莉的小手,带着她走进了学校。在淡绿色的教学楼里,他们站在了一排长长的队伍后面,开始排队报名。
一个多小时后,就在罗莉已经站得腰酸背痛腿抽筋之时,终于轮到她了,吼吼!
刚跨进教室,就见罗天佑一脸欣喜之色,径直走到坐在桌边的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老师身边,笑道:“彭校长,早啊,最近你过得好吗?”
彭校长先是一愣,然后喜滋滋地道:“天佑?是你啊!我最近还是那个老样子,过得一般般了,你呢?”
话说罗天佑当年就读的也是C小学,而这位彭校长正是罗天佑当年的班主任老师。不过,由于多年已经过去,所以各方面业绩都十分优秀的彭老师,现在已经变成C小学的校长了。
这次的入学报名和考试,彭校长之所以亲力亲为地来把关,是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走后门现象。因为他知道,C小学如果想保住现在的省重点小学的地位,不仅要具备优秀的师资队伍,学生的素质也是极为重要的。
“我过得还行吧,今天是专程带我女儿罗莉来参加入学考试的。”罗天佑一边笑着说,一边转向罗莉道,“莉莉,快叫彭校长。”
有志不在年高
“彭校长好。”罗莉不仅叫了彭校长一声,还恭恭敬敬地向他鞠了个躬。
彭校长乐呵呵地看着罗莉:“这孩子很有礼貌,看来你把她教育得挺好,我对她是相当期待啊!”
事实上,彭校长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声称对罗莉很期待,不是没有原因的。
想当年,罗天佑从小学一年级上期到五年级下期,无论是哪门功课,他每次的期中考试和期末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名!也由此,彭校长才会对罗天佑的女儿罗莉很期待,希望C小学能再出一个天才学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既然罗天佑当年的学习成绩那么优秀,那他为何又没能小学毕业呢?
那是因为他的家庭条件实在太差了!
在他即将升入六年级的时候,他的爸爸不幸病逝,而他妈妈和外婆又都是家庭妇女,根本没有经济来源。于是,罗天佑身为罗家的长子,尽管只有十一岁,但还是义无反顾地退学当起了搬运工。
在班主任彭老师时不时的帮助下,罗天佑靠着微薄的收入,多年来硬是拼命地养活了妈妈、外婆以及他的六个弟弟妹妹。谁料,他养活的那些弟弟妹妹全都是白眼狼!当罗莉考上大学之后,罗天佑的弟弟妹妹竟没有一个愿意借钱给下岗的罗天佑,以让罗莉继续读书。
由此,罗天佑不得不卖了房子供罗莉读书,而赵芸十分不满,跟罗天佑吵得天翻地覆,甚至差点闹离婚。罗天佑没了房子,又被老婆责怪,再加上遭遇了亲情的冷漠,所以深受打击,大病了一场。
从那以后,罗天佑的身体就一日不如一日。最后,他连火三轮也不能天天去蹬了,只能赚一天钱,再休息几天。
可想而知,罗莉家的经济就这样彻底垮了……
“谢谢彭校长,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罗莉笑嘻嘻地说。
就在这时,一名女老师急匆匆地走进教室,面色凝重地提醒彭校长:“校长,教育局的周局长已经上楼来视察了,就连电视台的记者也来了,您看……”
“我知道了。”彭校长点点头,又对罗天佑道,“天佑,虽然你是我这么多年来最喜欢的学生,但这入学考试还得按照规矩来。如果你女儿不能通过我们的考验,那我是绝不会让她进入我们学校的。”
说完,彭校长就看着罗莉,慈祥地笑道:“莉莉,告诉老师,你今年多大了?”
罗莉还没来得及答话,就看到几个领导模样的人一边谈笑风生,一边进入了教室,而他们的身后,跟着几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
“我今年五岁。”罗莉的眼中精光一闪。太好了,教育局的领导和电视台的记者都来了,她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一鸣惊人!
“哦?你才五岁啊?太小了,明年再来参加考试吧!”彭校长微微皱眉,心想天佑是不是太心急了?罗莉根本就没到法定入学年龄啊!
罗莉微微一笑:“彭校长,我就想今年参加考试。俗话说得好,‘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长百岁’嘛!”
此言一出,在座的所有人,包括罗天佑在内,无不面露惊讶之色,齐刷刷地看向罗莉。
罗莉今天穿的是纯白色的印碎花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梳成了两条小辫子,辫尾上缀着两个粉白的蝴蝶结。她的个子仅仅比桌子高一点,清纯可爱的娃娃脸,扑闪的大眼睛中透着一种与稚嫩的年龄不符合的自信和从容。
彭校长还以为是罗天佑事先教罗莉这样说的,不禁哑然失笑:“好吧,既然你这么有自信,那老师就当场考你一道题。如果你回答正确了,老师就破例让你报名;如果你回答错误,那你就明年再来报名参加入学考试,怎么样?”
罗莉眨眨眼,笑道:“没问题,请出题。”
话音一落,就见教育局的领导们全都窃窃私语起来,而几个记者则无比兴奋地将摄像机对准了罗莉。
见状,罗天佑的心里不由地有点打鼓,眼神也变得意味不明。
彭校长凝思片刻,然后笑着问罗莉:“莉莉,你知道陆游是谁吗?”
“知道。”罗莉笑得云淡风轻,“陆游,字务观,号放翁,是南宋的诗人和词人。他创作的诗歌有很多,大多是抒发政治抱负,反映人民疾苦的。诗歌的风格雄浑豪放,表达了他的爱国主义精神。”
罗莉这好似语文教科书一般的标准答案,顿时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小同学,你能背诵一首陆游的词给老师听吗?”教育局领导中的一个三十多岁的长卷发女人上前两步,和蔼地看着罗莉。
然而,这个长卷发女人不是别人,正是S省教育厅近年来最年轻有为的女局长——周萍!
罗莉想了想,接着笑眯眯地道:“好的,那我就背诵一首《卜算子·咏梅》吧!”
闻言,罗天佑立马大跌眼镜,就连下巴也直接掉在了地上: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女儿居然会背词了?在他的记忆中,她好像只会背几首古诗啊?!
就在罗天佑呆若木鸡之时,罗莉已经开始流利地背诵起来:“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罗莉稚嫩而甜美的童音,配上窗外的蝉鸣,竟是说不出的和谐,让彭校长立马喜笑颜开。
原本,他并不指望年仅五岁的罗莉能够知道陆游这位诗人兼词人,谁料,她却似乎对陆游的一切了如指掌,着实让他又惊又喜。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辗作尘,只有香如故。”
当罗莉不紧不慢地背诵完陆游的这首词,教室里已经是鸦雀无声,而周局长也无法淡定了:“好一句‘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彭校长,这小女孩是谁的孩子?依她刚才的水平来看,应该不止是小学一年级的水平吧?”
彭校长春风满面,笑道:“这小女孩叫‘罗莉’,是我多年来最得意的学生罗天佑的孩子。我也认为罗莉的表现实在有些出人意料,不止是一年级的水平。”
说到这里,彭校长顿了顿,转头吩咐两名年轻的女老师:“张老师,你来替我继续报名;陈老师,麻烦你去我办公室,把去年三年级下期的语文和数学的期末考卷各拿一份过来,我想亲自担任罗莉的监考老师。”
“好。”陈老师刚要离开,却被周局长叫住了:“等等,我看罗莉的水平应该不止是三年级的水平,不如你就拿五年级下期的考卷来吧!”
彭校长先是一愣,然后很快就明白周局长的言下之意了:周局长大概是不相信C小学居然会出现一个天才儿童,还以为罗莉刚才的回答以及现在的这一幕都是自己事先安排好的,所以才打算让罗莉做五年级的考卷,而不是做三年级的考卷!
思及此,彭校长心中虽然有些不悦,但同时也有隐隐的激动和期待,期待罗莉的考试成绩能够带给众人一个惊喜。
不一会儿,陈老师就把五年级下期的考卷拿过来了,还把铅笔、钢笔、橡皮擦、直尺等学习用具一起带了过来。
“莉莉,我们走。”彭校长指着门外走廊尽头的一间教室对罗莉说,“老师陪你到那间教室去做试卷。”
“好的。”罗莉点点头。
周局长瞥了一眼考卷,满意地笑了,看向教育局的其他领导道:“我到那边的教室去看罗莉做卷子,你们就慢慢在学校里视察吧,等会儿回去的时候不用等我了。”
众领导先是面面相觑,然后便应了一声。
就这样,罗莉、周局长、记者等一行人来到了另一间教室里。
“罗莉,你现在可以做题了,老师帮你计时。”周局长微微一笑,“不过,为节省时间,语文卷子你不用写作文了。”
“嗯,我知道了。”罗莉笑着回答,又转头对等在一旁的罗天佑说,“爸爸,你放心,我一定能通过考试。从今以后,就让我来当C小学的全年级第一名,帮你弥补当年没能小学毕业的遗憾吧!”
说完,罗莉就坐到椅子上,然后拿起钢笔,认认真真地做起考卷上的考题来。
见状,罗天佑不禁鼻子一酸,心中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般,酸甜苦辣咸一起涌上来。
与此同时,听罗莉这么一说,记者们好似吃了兴奋剂一样激动不已,不约而同地将摄像机对准罗莉,给了她一个超级大特写。
绿绿的树叶在风中沙沙轻响,灿烂的阳光从窗外轻轻地洒落进来。
罗莉全神贯注地填写着语文试卷,钢笔一笔一划,故意将字迹写得比较青涩。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五岁的孩子而已,若是字写得太好,那岂不是会惹人怀疑吗?
神童?跳级?
周局长站在罗莉旁边,一边看她答题,一边点头微笑。
五岁的孩子居然会用钢笔,而且钢笔字写得还很漂亮,实在是让人惊讶。更难得的是,罗莉做题的速度竟然非常快,而目前的答题正确率也是百分之百!
此刻,乘着罗莉答题的时间,罗天佑已经被陈老师请到了教室外面的较远处,并且很快就被记者、家长等人重重包围了。众人争先恐后地向罗天佑提问,向他请教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忙得他不可开交。
半小时后,语文卷子和数学卷子都已经做完,罗莉轻轻地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9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