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30部分

不过这次南宫宇文并没有呵斥,而是任由那些指指点点,小声谈论。凭着超人的感官,他可以将他们的话语一字不露地听在耳中,听到好笑处,嘴角也会微微勾起。原来夏云在他们的心中有着这般传奇的印象,花中仙者?这头衔是不是有点大了,而且貌似很难听。
  不过那袭白衣确实有点飘渺似仙的感觉,南宫宇文的眼神微眯,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再次破体而出,双拳暗暗握紧,刀削般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那双鹰眸却难得的布满迷惑。他到底使出了什么样的魔力,让他忍不住看了再看。
  他每天习惯了来这里散步,清晨的空气,淡淡的花香,会给他一种清新自由的感觉,修炼了一晚的细胞也是在清晨才会得到彻底的松懈,透透气,换换场景,也好有心情和动力继续后面的修炼。但是今天不同,这里多了一个人,那抹白色的身影就是那样久久地刻在他的心间,转身的动作也在心中的驱使下停住,然后一站就是一个小时。
  “哥,绝云什么时候来这儿的?坐了多久?”南宫雷诺直接走到南宫宇文的身前问道。没想到他真的来这里修炼了,而且还是坐在花坛中央,一身白衣的他置身于万紫千红的花坛中显得格外醒目,仿佛一抹亮光照亮了一阵片空间,就连这个院子也显得生机无限,比平时更加顺眼。
  “我也是刚到!”南宫宇文眸光一动,淡淡地说道,一点也没有撒谎的自觉。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这双腿已经站到麻木!
  “看来她在这花坛一坐就要待到月后!”君子息叹息地说道,眼中带着淡淡的落寞,仿佛被遗弃的伴偶般,透着浓浓的辛酸。他旁边的蓝烟容的嘴角却几不可见地勾起一道弧度,眼中闪过一丝阴狠的光芒,一个小小的计谋已在心中酝酿。
  “他能待到那么久吗,难道都不用吃饭?”南宫雷诺张张嘴,神色担忧
  夏云在花坛修炼一动不动,但他们的日子总归是要过的,吃完饭,该上学的上学,该养伤的养伤,只是在离开前群体围着花坛走上一圈,然后不舍地离去,还特意交代那些家奴不要去打扰夏云,保护好夏云的安全。
  放学的时候,大家回来的特别快,不过排在最前的当属南宫宇文,他站在花坛旁边盯着夏云好一阵子,然后在听见脚步声在外响起的瞬间朝着内院走去,行动如流水,毫不拖沓。
  接着回来的君子息,他正站在夏云的对面,俊逸的脸上染着担忧之色,温润的眸子盛着浓浓的深情,头顶的日头打在夏云的身上,让他一阵皱眉。
  “绝云还在修炼,看样子动都没动过呢!”秦澜咬着唇瓣说道,水眸带着一丝担忧,更盛着万分的期待,希望这次之后绝云能够变得更强大。她的身后,商文和王宁沉默地站着,他们还谨记夏云之前跟他们说的话,好好修炼,是啊,是该好好修炼了,这次秦非的伤他们都很自责,若不是自己无能,怎么可能看着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受伤?这种事绝不能发生第二遍。
  中饭是在亭子中进行的,本来秦澜只是随口说了句,却没想到被南宫雷诺听见了,并照着执行,他现在巴不得每分每秒都和夏云呆在一起,就算不能挨得很近,但也至少要在能够看得见他的地方。
  因为是临时性起意,那方桌子很小,南宫宇文竟然奇迹般地跑来凑热闹,说是一个人吃着没意思。于是在那些奴仆奇怪的眼神中,十来人吃得格外香甜,只是偶尔有人扭过头,看看花坛中的夏云,仿佛只有那样心中才会觉得安慰。
  耀眼的阳光照在夏云的身上,周身沉浸在一片暖洋。闭着眼,夏云感觉随着时间的变化,围绕在身体外围的那些能量也会起起伏伏,进行着微妙的转变。
  夜晚,花灵带着阵阵凉气,入体一片清爽,全身的细胞仿佛浸在凉水中,抖擞却万分精神;早晨,处于昼夜交替的关键时刻,那些花灵更加浓稠,更加纯净,每增加一分,身体就会不由自主地扩大一分,仿佛是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来容纳这难得的纯净能量;中午,阳光照耀,那些花灵也带着一分暖意侵入体中,细胞暖洋洋的,显得更为放松和愉悦……
  夜,再次悄悄来临。漆黑之中,一抹娇俏的身影在夜空中穿梭,突然在内外院相接的那堵墙的门洞处停下,然后一个折身,又按照原来的路子返回
  “唉,难道他就不冷么?”南宫雷诺坐在亭子的靠栏上忍不住搓搓身子,在这里坐了大半宿,也怪冷的,睡意袭来,仰着头打了一个哈欠,再次不舍地望了一眼,然后朝着内院走去。再不睡明天课堂上可就不好过了!
  就在他走后不久,一袭白衣出现在他呆过的地方,坐下,痴痴地凝望着黑夜中的那个模糊的身影,正是半夜睡醒的君子息,要不是怕打扰到夏云修炼,他真想就坐在他的身边陪着他。
  晨光的时候,君子息趴在亭子的靠凳上睡着了,蓝烟容站在他的身边,眼神一片温柔,带着淡淡的疼惜,待看向花坛中的夏云时,眸子陡然一转,变得凌厉而阴毒,脸上划过一丝坚定的神色。
  “你们一晚上都在这儿?”南宫宇文照常来前院转悠,冷傲的脸上出现一抹狐疑,语气淡淡的,看向蓝烟容的眼光甚是随意,仿佛落在她的身上,又仿佛看向别处。
  “刚到这儿不久!”蓝烟容维持淡漠的形象说道,这还是南宫宇文第一次找她说话,之前她的表哥在他的面前介绍她,南宫宇文也只是淡淡地点点头,突来的状况让她有点受宠若惊,淡漠的眸子带着异样的光泽。
  “唔,你们怎么都在这儿?”随着两人的谈话,君子息瞬间醒来,他一向浅眠,只要稍微有点动静,他便会被惊醒。
  “嗯,该吃早饭了,在这里空气不错!”南宫宇文淡淡地点点头,眼角的余光却射向坛中的夏云,昨晚的露气很重,却丝毫影响不了他的形象,依旧白衣似仙,看起来精神奕奕。
  吃过早饭,商文等人再次去往学院,在再三的要求下秦非终于被放出房间,一张躺椅摆在亭子中,和着夏云两相对望。
  下午的时候,商文和王宁相约在魔幻大厅修炼,既然决定了要好好修炼,就要抓紧时间,他们也不想落后夏云太远。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儿!”李琪导师整整手中的书籍对着一干人等说道,“对了,有谁知道绝云这两天干什么去了?”放好手中的书,李琪抬起头,视线扫过教室的几个和夏云比较熟的面孔!
  “王宁?绝云最近都在干什么?”李琪微微蹙眉,听说这两天绝云不在魔幻大厅修炼,但是这教室也没见他来过,也不知最近干什么去了,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她这个班导当得有点失责了,而且秦非受伤的事她也没帮上什么忙,昨天去他的宿舍,才知道搬到别处去住了。
  “啊,哦,那个,他在修炼,在四帅的府邸!”王宁挠挠头,尴尬地说道,周围那些同学的眸光太过火热,让他一时半会儿承受不了,也没见他们对自己这么关心啊,看来绝云那小子的人缘确实够好!
  “四帅?四大帅才?”众人明显一副震惊的表情,四帅可是二年级的学员,而夏云只是一个新生,怎么和那些人混到一起了?难道准备弄个五帅出来玩玩?众人的眼神火热而期待,如果是绝云,他们一百个赞成。
  “对啊,没想到绝云这小子藏着捏着,和四帅有一腿竟然一点都不透露,怪不得他这么优秀,感情这几人都是一伙儿的!哼天才窝!”不少人的眼光带着些微的嫉妒,和四大帅才混在一起注定了不平凡,看来他们还是小看了他们绝云啊!
  “哦?那个凌老找他有点事,等下我们和你一起去看看吧!”李琪导师点点头,在说到凌老大的时候一脸的恭敬。
  “吓!凌老?”众人的脑袋一抖,恨不得磕在桌子上!我的妈呀,刚说到不平凡又蹦出个终极boos!凌老,洛神学院封神榜上的超级权威,竟然要去看绝云?那些刚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的学员再次陷于极度的打击中,他们的小心肝啊,哪里经得起如此频繁的打击,这绝云,出来了绝不轻易放过,哼哼,巴着大腿也是好的。
  “啊,哦!”王宁晃晃悠悠地坐下,直到李琪走出,他的脑海中还在飘荡着那句话,凌老要去看绝云?
  “白痴,可以走了!”南宫雷诺不知何时出现在王宁的桌前,斜着眼催促着他。虽然他也有点惊讶凌老回去府邸看绝云,但是很快就回过神来,哪里像他,人都走光了还不自知,真是怀疑夏云为啥就和他们这么交心?一想到这儿,南宫雷诺的眼角有点干涩,心中泛着一股酸酸的味道。
  “哦,好!”王宁尴尬地搔搔脑袋,人都走光了啊,貌似刚刚自己有点丢人啊,他后知后觉地想到,随身站起,跟在南宫雷诺的身后。
  “这地方不错!”凌老眯着眼,打量着府邸周外的环境,没想到几个小鬼倒挺会享受的嘛!阳光打在他的脸上,给人一种慈祥的错觉!让王宁等人从最初的敬畏中缓过神来,态度上稍稍起了微妙的转变。
  谁说凌老凶横的?看起来蛮和蔼的嘛!
  “吱呀”一声,厚重的门扉开启,一股花香袭来,凌老微眯的双眼猛地一跳,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能量涤荡在这园中,抬眼望去,只见一身白衣的夏云安安静静地坐在花坛中央,那股能量正是出自他的周身。
  “绝云?”李琪导师一声惊呼,红润的嘴唇微微嘟起,金色的大波浪卷发随着惊讶的动作微微一颤,在阳光下格外晃眼。
  “他在这里已经坐了几天了!”王宁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们的惊讶,恭敬地说道,没有半点嘲笑的意味,笑话,谁敢嘲笑权威无比的凌老?只怕他一个眼神过来就能将你杀死。
  凌老的眼中掠过一抹惊艳,他能感觉到那些能量纯净而磅礴,在夏云的周身有秩序地排列着,没有丝毫凌乱,如果是一般的人,面对如此能量,定会被那些能量冲爆,但是他却不一样,依旧安安稳稳地坐在花坛中央。看来他确实惊才潋滟,呵呵,果然是自己看中的徒弟。
  凌老几乎是在瞬间掠到了夏云的近前,一张老脸带着老来得徒的欣慰,白色的胡须在空中抖了抖,两只大手交握,互相摩擦着,此时他恨不得跳起来吼两声,看看,这就是他的徒弟。哼哼,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这个宝贝徒弟绝对是天才中的天才,哼哼,那个南宫小子恐怕都没有这小子来得爽吧,像这样表面看起来平静,实则波浪暗涌的修炼有几个人能够做到?
  估计连这小小的涟漪都激荡不起吧,夏云既然能够开启这狂暴的能量,就说明很不一般,看来他瞒着自己很多秘密呢!这样想着,他的双眼又不由自主地眯起,不过瞬间又重新睁开,瞒得好啊,瞒得好,他现在倒希望夏云能够瞒蛮一点,这样他就能不断挖掘惊喜,唉,人老了,连乐趣也少了!凌老一会儿眯眼一会儿睁眼,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让站在一旁的众人很是不解
  李琪导师嘟着嘴,脸上虽有讶异,依旧忍着没有开口,她隐隐觉得夏云的这种修炼方式很不寻常,这不光光是从凌老的表情上可以看出,还有周围涤荡的能量波动。以她现在的修为,远远达不到凌老的那种感知,但是凭着天生的女人的直觉,她觉得夏云的脸太过安静,安静得有点不自然,仿佛是暴风雨前夕,让她既期待又紧张。
  “嗯,不错不错!”凌老的手背后而放,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白胡须再次抖了抖,“尽量不要打扰他,让他安安静静地修炼!”交代一声,凌老折身准备离去,脚步突然一顿,差点把另外一件事给忘了,“带我去见见秦非!”声音淡淡的,凌老又恢复了一贯的常态,李琪随着凌老的步伐,在南宫雷诺等人的带领下向着秦非所在的院子走去,这个时候,君子息等人也适时回到了园中,见到这方情景,全都讶异地跟上。
  房门打开,秦非和衣躺在床上,脸上被白色的布条包裹,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
  “怎么样,还痛么?”李琪坐在床边,脸上出现一抹怜惜,她还是第一次看见秦非负伤的样子,整个面容被包裹住,让人看着惊心,看来他伤得确实很严重呢。纤白的手探出,准备触碰秦非的脸颊,又停在当空,眼中有着一丝顾虑,这样碰下去应该会动到他的伤口吧。
  “媚草?看来没什么大碍!”凌老的神识探出,在秦非的脸上转上一圈,除了伤口有些狰狞,并没有损伤到经骨,那些碾碎的媚草严严实实地覆盖在伤口处,容貌的恢复也不成问题。
  看来即使没有他这老头子,他们也可以处理得很好,只是伤害到他们的人……想到此,凌老的眼神一暗,微微叹息一声……
洛神书院 第三十八章 雨夜刺杀
  不是他不想帮他,而是考虑到这大陆的形势,一旦在正面上对千岛君进行惩罚,必然会直接挑起千岛国皇族的怒火,到时候,受难的就不仅仅是洛神学员的学员,更是周边的那些小国,千岛帝国早就暗中积聚力量想要和三大帝国挑起一点战争,现在无疑是最好的时刻,所以即使是他们这些洛神学院的元老级人物也不得不谨慎行事,毕竟他们代表的是一方,而不是单单的一个人。
  “唉,好好修养吧,这些颗丹药是我帮你找到的,吃下去恢复的快些!”凌老粗糙的手心出现了一枚淡青色的丹药,五品复元丹!周围立刻一片倒吸气的声音,甚至连李琪导师的眼睛也眨了又眨!但凡超过三品的丹药都是极其珍贵的存在,在市面上往往是有市无价。这枚五品的复元丹又岂是价值万金?
  如果没有估计的错,大陆上的丹王古丘现在的炼丹等级应该在六品吧,而且成功率极低,可以想象这颗五品复元丹的价值。君子息和南宫宇文等人沉默地看着,虽然有些惊愕,但是想想他在洛神学院的身份也就不足为奇。虽然五品丹药难得,但是对于像凌老这样至强的存在还是有资格拥有的,随随便便拿出来一颗给秦非服用也不足为奇。
  “五品复原丹?”秦澜张着樱桃小嘴,震惊地看着凌老手上的丹药,没想到她可以看见五品丹药,娇躯随着心中的激动不断颤抖,秦澜的眼中隐隐泛着泪花。真好,这下秦非很快就会好了。随即破涕为笑,她的脸上出现一抹娇艳的笑,笑若春花,释怀而轻松。
  “嗯,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凌老双眼扫了一圈,对着南宫宇文点点头,随即在众人的恭送中朝着院外走去,在看见花坛中的夏云时再次露出欣慰的笑。抚抚雪白的胡须,脚下移动,仿佛一道流光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我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没想到凌老真的来看绝云和秦非,还留下了一颗五品的丹药!”王宁愣愣地站着,看着渐渐远去的李琪导师的背影说道。其他人同样一副失神的表情。
  “好了好了,这下秦非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了,大家开心点,开饭开饭!”蓝正羽撇嘴一笑,指挥那些家奴摆筷用饭。
  大家吃得很欢,好久没有这种欢快的氛围了,亭子中隐隐传来欢快的声音,夏云在花坛中,似是感受到这种氛围,嘴角弯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她的体内,经过几天的吸收,发生了明显的变化。
  那些环绕在周身的花灵乖乖地静候在夏云的身旁,之前钻进体内的花灵被成功压缩成淡青色的灵液,聚集在莲心的周围,夏云的身体仿佛到达了饱和的状态,突然停止不动。
  夏云的心神陡然集中起来,她知道这是即将进阶的趋势,但是她要阻止住,不能就这么进阶,虽然她不知道阻止下来的后果,但是她相信花花的警告,既然为女神留给她的使者,从一出生便有这种意识,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女神在它的意识中留下了这么一段话。
  停止了对外界的花灵的吸收,夏云的体内一片肃静,静悄悄的,没有半点杂音,那些淡青色的|丨乳丨液仿佛要离开莲心的范围,朝着莲尖处聚集。夏云心中焦急,却不知如何来阻止花灵的运动。
  心神一凝,夏云的神识瞬间压向那些隐隐躁动的花灵,神识扫过,淡青的灵液瞬间缓和下来,绕着莲心慢慢流动,却并没有突破界限,青色的液体伴着红色的莲子,充足的灵力润养着微微泛红的莲心,莲心光润剔透,像剥了壳的鸡蛋,圆溜溜的惹人无限怜爱。
  看见神识带来的作用,夏云心中一喜,却因为这丝波动,那些灵液又有了脱离的迹象。看来这需要长久的压制呢,平复心中的激动,夏云的神识再次附上去,和那些灵液做着长久的较量。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很快夜幕降临,夏云的额头开始隐隐渗出汗渍,那些灵液需要心神的不断镇压,她也曾试着放松神识的压制,却无可奈何,这样下去,她迟早会被耗尽心神,怎么办?夏云在心中自问,心神大幅度耗损,身体也渐渐疲乏,然而那些灵液却越来越躁动!
  夏云的周身,风停了,发丝搭在额际,汗水不断淌下,小脸即使在夜色中也可以看出不同寻常的苍白,红艳的唇瓣微微颤抖,带着一抹不甘和坚韧
  乌云渐渐布满夜空,那弯月牙不知何时隐藏起来,周围一片黑漆漆,闷闷的,带着秋季少有的燥热,那些守门的下人早已回到房中入睡,整个院落只剩下独坐花坛的夏云。
  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将漆黑的院落照得明亮,“轰”地一声,一道闷雷在空中炸响,狂风舞动,哗哗的雨点不断落下,闷热的空气仿佛得到解脱般,清爽的凉意瞬间袭满整个院落。
  随着那记闷雷,夏云的心神猛地一抖,就在夏云以为灵液会顺势爬起的时候,却发现它们绕在莲子周围一动不动,静静的,万分乖巧,夏云试探着放松神识,一点,一点,再一点,到最后神识完全收起,那些灵液开始绕着莲子缓缓流动。
  “呵呵”,夏云的心中泛着浓浓的愉悦,嘴角在雨夜中勾起,看来这一关是渡过了!不得不说夏云的心智很坚定,如果换做别人,指不定会在即将进阶的关键时刻忘记最初的计划,毕竟修炼等级对任何人而言都是极具诱惑的,谁会放着好好的机会不去进阶?
  还好挨过去了!夏云在心中庆幸,因为她知道再坚持半个时辰,她的精力必定会全副耗尽。
  雨,哗哗地下着,仿佛瓢泼般打在夏云的身上,飞扬的秀发被雨打湿,搭在自己的身后,额前的秀发紧紧地贴着头皮,雨水蜿蜒而下,仿佛一溜小小的溪流流过那眉那眼,那鼻那唇。
  “轰”地一声,南宫宇文的双眼“唰”地睁开,眼中闪过一丝错愕,这个时候竟然会下雨!迅速起身,他站在窗前,剑眉微锁,凌厉的双眸久久地注视着窗外的夜色,眼中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下雨了?”君子息“呼”地从床上起身,白色的衣袍披身,顺手拿过挂在墙上的雨伞急急地向着外面行去!
  外面的雨这么急,夏云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心中的急切迫使他不断加快脚步,雨中的身线仿佛一抹白光,很快就消失在另一个拐角处。外面雨声哗哗,这个府邸注定了今夜无眠。一道道光线从不同的院落亮起,雨中逐渐多了急切而凌乱的步伐。
  “下雨了,竟然下雨了!”秦澜一掀被子,急急地穿上衣服、鞋子,娇容急切而担忧,声音带着淡淡的哭音。
  南宫雷诺第一个出现在前院,甚至连雨伞也没有打,一身的白色里衣很快被雨水淋湿,紧紧地贴在身上,垂于身后的头发凌乱至极,整个人显得极其狼狈。
  从雷声响起的一刻他就急急地爬起向着这边赶来,夜雨连成一条线,不断地顺着自己的脸颊流下,他甚至睁不开,眼前一阵朦胧,依稀可以看见花坛中的那个白色的身影。
  “绝云!”狠狠滴抹掉脸上的雨水,南宫雷诺对着夏云喃喃地喊道,雨下得很大,夏云的衣衫浸湿,看见他安稳无恙地静坐在花坛中,提起的心放下,南宫雷诺的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傻傻的,带着一丝庆幸,直到此时,他觉得雨落在身上一点也不讨厌,因为心中暖暖的。
  “小雷?”君子息撑着雨伞来到花园,看见狼狈站着的南宫雷诺微微蹙眉,“怎么连伞都不打就出来了”,他快步上前,声音中带着急切,手臂一伸,将伞举到彼此的头上,两者人同时面对着夏云而立,画面说不出的和谐。
  “额,我就想着快点出来,怕夏云出事!”南宫雷诺一愣,夜色遮掩了脸上的红晕,他依旧看着夏云的轮廓回到道。
  “嗯,看样子不要紧!”君子息点头说道,眉头却皱得更紧,虽然没有影响到他的修炼,但他不敢保证会不会因此而着凉。
  “怎么办,绝云还在雨中?”秦澜磕磕碰碰地跑来,脸上的有着不少水迹,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手中的伞很大,却依旧淋湿了一大片衣衫,看得出她跑得很急。此时她的心神全都集中在夏云的身上,这么大的雨,这么冷的天,她怎么可能受得了?她还是一个女孩子啊!
  一只手捂着樱桃小嘴,秦澜嘤嘤地哭泣起来,脚步一点一点向前,然后探进花坛中,不管怎样她都要陪在夏云身边,她要给她打伞,对,她要给她打伞,不能让她就这么淋着!
  “别胡闹!”南宫宇文不知何时出现,一只强劲的大手紧紧地捏住她的手臂,阻止她的前行
  “他没有那么娇贵,你过去反而坏事!”南宫宇文眉头微皱,脸上掠过一丝不悦,声音冷冷淡淡,却带着一丝关怀。
  “可是,她会生病的!”秦澜的脸上带着一抹哀求,她是女生啊,身子当然及不上男子的硬朗,那单薄的身躯下可是藏着一颗女儿心。
  “想要他好就远远地避开,不要在这儿打扰他修炼!”南宫宇文的声音陡地一寒,凌厉的双眸扫过在场的众人,当看见一身白色里衣、满脸狼狈的南宫雷诺时,眸子瞬间一寒,脸上的不悦急速放大。
  “好了,大家快点回去休息!”声音冰冷,带着不容抗拒的味道,君子息微微抬头,对于南宫宇文突然而来的寒气有丝不解。
  “你们回去吧,我想再待会儿!”君子息和南宫宇文对视,淡淡地说道
  “我也要留下来,就在这里看着,绝不打扰!”秦澜从最初的担忧中缓过神来,看着不断承受雨水袭击的夏云说道,就算不能靠近,她也想远远地看着,这样至少能够及时知道她的情况,用不着在房中干着急。
  “我也是!”
  “我也是!”
  商文和王宁异口同声地说道,绝云是他们的好兄弟,看着他受罪,他们怎么可能睡得着,既然今晚注定了不能好过,那他们就陪着他一起。
  “怎么?我的话不管用是吧!”南宫宇文斜着眼,嘴角噙着危险的笑,傲气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声音冷如寒冰。
  “走吧,都回去吧,绝云不会有事!”蓝正羽及时出声,劝道着众人,再僵持下去指不定会会闹出什么状况。
  “走吧,大家都进去,每天雨过天晴,就什么事也没有了!”见众人不动,蓝正羽索性直接针对君子息下手,他不动,那些人肯定更不会动。
  君子息的眼中泛出一丝难色,他真的不想回去,可惜南宫宇文的气息太过严肃,场面之上的状况也很僵持,一干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身上,相信他不走他们也不会走。
  “唉,我自己走!”挣开蓝正羽的手臂,君子息长叹一声,不舍地望了夏云一眼,落寞地转身离去。温润如玉的脸庞再没有了平时的生机,显得是那么忧虑和不甘。
  “好了好了,大家都回去!”蓝正羽放松一口气,对着剩下的几人说道,南宫宇文依旧好整以暇地看着不愿离开的众人,脸上的表情淡淡的,然而一双眸子却冷得骇人,仿佛一触即发的弹药。
  雨,下着,冰凉冰凉,却始终抵不过秦澜等人心中的寒,在南宫宇文的威迫下,她强忍着爆体而出的怒火,一咬牙,狠狠滴向着来时的方向离去,脚步在地上蹬得生响,借此发泄着心中的不满。她一走,商文等人也跟着离开,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地方,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此时倒有点后悔搬来这里住。
  “呵呵,好了,大家都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吧!”蓝正羽拍拍南宫宇文的肩膀说道,妖孽般的脸颊闪过一丝疑惑,瞬间消失在雨夜中,伸伸懒腰,也很快离去。此时,整个花园只剩下夏云和南宫宇文,安静下来,他才感觉到刚刚的自己做了一件过火的事,其实他根本就不必对着他们如此大火,但是他实在看不过一群人守在这里的景象,这像什么?一屋子的人半夜不睡,就为了来陪一个修炼的人?
  雨势越来越大,雨中的夏云却越来越有精神,成功拦截了进阶的花灵,此时体内又开始运动起来,吸收着新一届的灵力。可能是由于下雨的缘故,那些花灵并没有以往那么浓郁,但这刚刚适合夏云吸收,就算周围聚集的灵力再多,那也要夏云能够吸进体内不是!
  不知何时,夏云的嘴角又悄悄地勾起了一抹弧度,弯弯的,映在白皙精致的脸上显得魅惑而迷人,还没离开的南宫宇文神色一暗,脸上闪过一丝嘲笑,大家为他急得不得了,他倒在雨中开心地笑,看来是没什么事了!
  神色微闪,南宫宇文一个折身,迅速朝着内院走去。
  夜,再次恢复平静,那些雨点不知何时已经停歇,习习凉风阵阵吹过,地上的积水在风中摇晃,摇起一片涟漪。似是感应到天气的变化,君子息等人终于放下心来,经过一夜的折腾,众人的沉沉睡去。
  一扇门扉在夜色中悄悄打开,一个黑色的身影一晃而出,门被合上的瞬间,人影已经消失无踪。
  “哈哈,绝云,怪只怪你长了一副妖孽像,吸引了不该吸引的人,今天是你的死期!”一柄银色的剑“唰”地抽出,黑影持着剑身迅速上前,那些娇艳的花朵在来人的践踏下凌乱不堪,花枝坠地的时候甚至可以听见细微的声音,仿佛是来自花儿的惨呼!
  “呵呵,君子息是我的!”阴狠的眸光一闪而逝,下一刻女子的脸上带着激动的光芒,剑尖已经抵在夏云的胸前,白色的衣服因为剑尖的压力向下陷进一个小小的窝,只要轻轻用力夏云便会命丧当场。
  脚下一动,手上猛地向前刺出,她终于可以放心了……就在女子以为可以将夏云成功击杀的时刻,夏云的周身突然出现了一层淡青色的屏障,薄薄的仿佛一触即破,然而任是女子如何用力,那层薄薄的屏障不但没有破灭的迹象,反而向着外围延生,直接将她的剑不断挡回。
  “哼,我倒要看看是我的剑厉害,还是这破玩意厉害!”女子一咬牙,体内的魔幻之力猛地灌注到剑柄之中,顺着剑身直逼剑尖,一团红色的能量瞬间和青色的屏障相碰,“滋滋”的声音在两股能量间产生,仿佛电火花相撞时的暴躁。
  红色的能量虽然强劲,但落在青色的淡淡屏障上却犹如一滴水滴落海洋,显得微不足道,并没有掀起女子想要的浪潮。那张绝色的容颜恼怒异常,收回银剑,向后退了一步,剑身在空中挽起一道银色的剑花,收手的瞬间再次一个力冲,这次是拼着全身的力道和全部的魔幻之力。
  “彭”,遇强则强,强大的力道和汹涌狂躁的魔幻之力直接激起了屏障的强烈反击,一道无形的光波瞬间射出,将女子狠狠滴冲击出去,只见那具妙曼的身子仿佛像断线的风筝般直直地坠落在地,落地的瞬间传来一阵惨烈的娇呼声。
  随着前院的响动,住在不远处的门房亮起了微弱的光,有人准备起身!女子盯着静坐在花坛中毫无损伤的夏云,狠狠滴咬咬牙,不甘地拖着受伤的身体离去,她的脸色苍白,嘴角淌着暗红的血迹,在夜色中显得诡异而阴森
  “唉,明明听见有响声啊,怎么没人?难道又是那些少爷过来了?”点着一盏油灯,男子在四周走上一圈,除了花坛中的绝云,并没有任何可疑的迹象。暗暗地遥遥头,男子再次折身而返,最近晚上经常有人来看绝云,为了以防万一,他是一听见动静就起身一次,这是那些少爷的吩咐,估计是怕夏云遇到了什么危险。不过这倒可怜了他们这些下人啊。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天蒙蒙亮的时候君子息等人就已经起身来到前院,经过一夜的雨水滋润,院子显得更为生机勃勃,空气清新而香甜,不过这不是他们关注的对象。
  君子息一袭白衣,发高束,用白色的锦带固定,两鬓留下两缕青丝,步伐轻盈而欢快,远远地看见夏云没事,他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不少。
  “这里怎么回事儿?”收住脚步,好心情一扫而空,脸上带着疑惑和不解,眼神落在凌乱的花丛上,那抹温润咻地染上厉色。
  “啊,这谁去了花坛码?”一身青色裙裾的秦澜也早早地来到园子,看见那些凌乱的花草极为不满,难道谁瞒着她独自接近夏云了?昨天她准备给她撑伞都被南宫宇文给阻止了,这又该作何解释?
  “昨晚谁不在这儿?”南宫宇文冷着脸,眸子凌厉地扫过在场的众人,所过之处众人明显感觉到一股寒气。
  “额,除了叶申和蓝烟容,都在这儿啊!”王宁看看场面的状况说道,众人这才发现原本时时黏在君子息身边的蓝烟容竟然没有跟来,难道还在睡觉。
  “去吧昨夜门房值班的人叫来!”南宫宇文并不想就此罢休,话落的同时守在一旁的男子迅速上前,恭敬地弯着要,一脸的谦卑,双肩略有抖动,这南宫公子可是不好伺候的主,一旦惹恼了他,直接丢工作走人。
  “昨天有什么状况?”南宫宇文抬头,一双鹰眸紧紧地盯在来人的身上,刀削般的轮廓透着丝丝的寒。
  “额,昨天除了你们几位公子来过,就是下半夜的时候有点响动,但小的及时出来查看,并没有什么异常!”男子的身上瞬间冒出冷汗,身子微微摇晃,诚实地回道。
  “呵呵,没有什么异常?”斜肆的嘴角一勾,南宫雷诺轻笑出声,眸光却陡然一紧,眼中带着一丝嘲讽。没有什么异常?那这里的情况又作何解释,看看这些凌乱至极的花,还有那些深陷的脚印,一路蜿蜒正好到达夏云的身前。
  眯起的双眸在看见安然无恙的夏云时微微缓和,但当视线再次落到那些连串的脚印时,浑身的气场再次变得冷漠无比。如果昨天有人对夏云下了杀机又该如何,下半夜?正是他们睡得正熟的时候,看来这人对他们的情况了解得很熟悉呢!
  “好了,拿着金币走人吧!”伸手一甩,几个金币直接飞到来人的脚下,掉在湿润的泥土上甚至击不起半响。
  “啊?南宫少爷,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还要靠着这份工作养活啊!”男子先是愣了楞,最后直接跪在湿粘粘的泥土上,身子凑前,双手紧紧地抱着南宫宇文的双腿不住地哀求,最初的谦卑索瑟全都在失业的恐惧中消逝,现在他只有一个愿望就是留住这份工作。
  “放开!”南宫宇文厌恶地看着身下的男人,剑眉紧锁,眸子隐隐藏着怒火。
  “额,南宫,没必要辞退工人吧,这事也不全怪他们啊,再说绝云也没事,不就是踩坏了几棵花吗?过几天就会长回来的!”蓝正羽上前拍拍男子的背,示意他起身,妖孽般的脸上带着一丝商量,语气甚是柔和,因为他知道想要和南宫宇文谈条件就必须以柔克刚,这是他百试百准的经验。
  “就是踩坏了几颗花?”南宫宇文冷冷地斜了蓝正羽一眼,很明显,他这次没有试准,南宫宇文根本就不买他的账。
  “这事没得谈,我不希望明天再见到你!”南宫宇文狠狠滴一甩袖,撇开院中的众人向着内院走去,呵,这府邸出了内贼,他们还这般一副好人的模样,南宫宇文心情极糟,有人竟然赶在他的眼皮底下行动,看来是狗急跳墙了呢!他倒想看看到底是谁这般本事!
  “我哥他是怎么了?”看着南宫宇文拂袖离开,南宫雷诺不解地问道,那行脚印虽然很刺眼,但是也没必要发这大的火啊!啊,脚印?后知后觉的他一下子想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哥昨天明显警告了大家不要接近绝云,以防破坏了他的修炼的啊,这条脚印一直延伸到夏云的身前!圆润的脸颊瞬间升起一丝厉色,心中一阵后怕,如果是遇到了歹人怎么吧?夏云在花坛修炼身边没有半点守护的东西。
  因为今天的情况,这个花园从此热闹起来。白天的时候秦非守着,旁边还会站上一干的下人,晚上的时候特意加派了三个守门人,只要一有动静必定会被他们发现。
  即便如此,众人仍是不放心,暗夜中不时有少年的身影在院中晃上一圈再回去继续休息。不过这似乎成了一个定例,前半夜的时候南宫雷诺活动,后半夜的时候君子活动,到了天蒙蒙亮的时候南宫宇文便会早早地出现在园中,做着日复一日的散步活动。期间秦澜和王宁等人也会凑下热闹,好兄弟比任何人都来得担心,这些日子他们奋发不少,同时也长进了不少。
  日子一天天过去,秦非脸上的伤也渐渐恢复,在吞下那颗复原丹的第二天他就感觉到了脸上的麻痒,这是长肉的征兆,于是在极度的压制下,他没有去碰那些遮掩的伤口,及时痒到不行也会及时用别的事来打发注意力,因为他要等着给夏云看一张健康无痕的脸。
  算算日子,今天就是第四十九天了,秦非很紧张,秦澜等人比他更紧张,只见秦非的房间,秦澜等人坐在床边,君子息等人站在一旁,一屋子的人独独没有南宫宇文,他对这些事不感兴趣,应该说对秦非不感兴趣,不过他倒是往花园跑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以往他会假借散步、赏花来逛园子,偶尔在众人不注意的瞬间打量一下夏云,不过现在即使有人站在身旁,他也会明目张胆地打量夏云很久,比起开始的不经意,现在他倒是自然多了,也在没有藏着捏着,仿佛来看夏云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成为不可或缺的行动。
  “你们揭吧!”秦非递给秦澜一个鼓励的眼神,他们在床边已经待了半个小时了,再等下去他只会越来越紧张,豁出去了,就算毁容他也认了!
  “好,我会慢慢地,尽量不碰到你的伤口!”秦澜凑下身,双手在空中作势,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只是对于秦非突然的笑感到恼火,这都这么紧张的时刻了,他小子竟然还有心思笑出声。其实她不知道的是秦非在笑她说的话,这怎么感觉跟换药时说得半点没变,拜托,他现在是复原了好不好,哪里还会痛?
  纤细的小手慢慢地揭开一个结,然后那些条带的白布在她的手中逐渐松动,一手托着白带,绕到秦非的脑后,再凑到身前,一圈一圈,带子逐渐变长,秦非的脸也一点一点暴露在空气中。
  新生的肌肤比较敏感,接触到凉凉的空气,秦非的身子稍稍颤抖了一下,众人的心也随着跳了一下。带子从头部开始脱离,最后完全离开秦非的脸部,一张新生的脸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听前一阵强烈的吸气声,大家的眼睛紧紧地盯在秦非的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9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