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总裁大叔住隔壁-第1部分

《总裁大叔住隔壁》
第1章 我是男人,不是圣人
? 洁白的病房中,加湿器氤氲的水汽在头顶消散。
床边的白色窗帘随着微风来回飘动。
病床边,身着白T恤浅蓝长裙的凌筱玥紧紧握着病床上病人的手。
她拥有超好的S曲线,标准的鹅蛋脸上镶嵌着精致的五官,眼睛大而有神,眼睫毛不需要打理已经卷翘出了好看的弧度。
她的皮肤很白,与这洁白的床单相比,丝毫都不逊色。
此刻,她尽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筱玥,你跟…小韬一定要…幸…”
“幸福。”她紧紧的握住病人的手自己将这两个字说出口。
“臣哥哥,你放心,你离开后,我一定好吃好喝。
绝不会亏待我自己。
我会在半年之内结婚。
一年以后,我要生一个宝宝。
我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谢谢你照顾了我这么多年。
现在,你…放心的走吧。”
病床上的男子眼睛微微的眨了眨,眼睛里有泪流了出来。
监护仪传来哔的长声。
她脸上依然挂着甜美的笑,可是眼里的泪却奔涌不止。
郝臣,她的臣哥哥,从她被送到孤儿院的第一天起,他就一直默默的关心她,照顾她nAd1(
他说,他照顾她是因为他有一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妹妹。
他希望她妹妹不管在哪里,都能够像她一样遇上一个照顾她的好心人。
可是现在,这个从小到大一直照顾她的哥哥走了。
他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了。
臣哥哥临终前还希望她能够跟凌汉韬结婚。
可他不知道的是,那个叫做凌汉韬的混蛋。
那个跟她从孤儿院从小一起长大的男票。
那个上礼拜三刚送了她戒指的未婚夫。
就在昨天晚上的时候,劈腿了。
她亲自埋伏,将他在酒店里捉奸在床。
本理亏的他非但没有觉得自己不对。
反倒还理直气壮的对她说:“凌筱玥,我是男人,不是圣人。
我需要的爱情不仅仅是牵手和拥抱。
我也有需求的。
我们认识17年都没能走到床上。
你觉得我们真的合适吗?
筱玥,我们这么多年一直相依为命,我不想跟你撕破脸。
真的,我们就这样儿吧。
你只适合做我的妹妹nAd2(
我要的是既能在工作上帮助我,又能在生理上满足我的女人。
而你,显然不合格。”
她咬牙切齿的送他九个字:“凌汉韬你丫就是犯贱。”
接着,她高傲的将两人一起存的银行卡摔他脸上:“这是病,得治,拿着这钱治病去,以后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说完,她一转身高傲的扬头离去,甚至连房间里的小三儿都没能看一眼。
在这场她自认为自己表现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分手结局里,其实是输的血本无归。
处理完臣哥哥的后事,她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在出租车上,看着这样静谧的夜色,她居然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哥哥没了,男人跑了。
“小姐,您去哪里呀?”出租车司机透过后视镜第三遍问她。
她忽然想起苏依依说的话。
“在这种悲伤逆流成河的时候。
就得去皇爵酒吧看美男,解千愁。
最好还能碰上个小艳遇什么的。”
凌筱玥抬眸:“师傅,去皇爵酒吧。”
第2章 对你负责,就你了
? 第一次进酒吧的凌筱玥被五光十色的光晃的眼有些晕。
她走到吧台上坐下,看了看菜单上最便宜的啤酒,58块一瓶。
考,宰人呐。
这在外面都能买上一打了。
进门前,她看了看自己钱包里的余额,七百零二块。
唯一的卡已经扔给了凌汉韬。
这些钱是她全部的家当了。
她狠了狠心,吧台一拍:“老板,来十瓶啤酒。”
是了呢,在这种悲伤逆流成河的时候。
不多喝几杯,怎么对得起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失恋呢。
吧台里的服务人员眉心抽了抽,一看就是个泡吧新手,还老板呢。
他家老板是谁呀,南城五少之一的邵总,怎么可能来给她送酒。
十瓶啤酒很快放到她身前。
“都开了吗?”
“全开了。”
她拿起一瓶啤酒,屁股一拧,面向酒吧里舞池里的那一群疯子。
她们一起前仰后合的扭动着身子互相碰撞。
她各种不敢恭维。
舞池中央的台子上,一个没怎么穿衣服的女的围着钢管大扭特扭。
一群男人跟苍蝇似的围在一旁吹口哨,流口水nAd1(
她仰头咕嘟咕嘟的灌酒。
一瓶,又一瓶,一瓶,又一瓶。
对于她这种连酒都没怎么喝过的人来说。
四瓶就已经是个极限了。
可想到五十八一瓶,她就硬是又塞上了两瓶。
酒保看到她这个不要命的喝法都有些担心了。
这女人不会是来自杀的吧?
“小姐,你没事儿吧。”
她眨巴着迷茫的没有焦距的两个大窟窿摆了摆手。
“没…没事儿…
我去…吐一吐…就好,洗手间呢。”
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
酒保随手往里一指:“往里走。”
她顺着酒保手指的方向往里走,一直走,走啊走。
里面是越来越安静。
因为视线没有什么焦距,所以墙上贴着的温馨提示‘闲人勿进’四个大字完全被她忽略。
终于,在尽头…
“哈哈哈…洗手池子。”
她晃着身子走了进去,扶着洗手池子推开门。
可是等等…
她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正在嘘嘘的男人nAd2(
而随后,她就很自然的看到了他雄壮的小兄弟。
‘咯’。
一声酒嗝后,她连忙伸手掩唇。
仰头看了看头顶处的男女标志。
没有…什么也没有。
那这到底是男厕还是女厕。
男人一脸的邪魅,薄唇勾出好看的弧度。
他并没有因为这个女人的闯入而被吓到。
而是慢条斯理的甩了甩宝贝,将它收了起来。
“你一个女人偷看男人上厕所,不合适吧。
这年头,男人看女人是耍**,要负责到底。
女人看男人就合情合理了?”
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五官匀称的分布在精致的脸上。
浓眉,剑目,翘鼻梁,厚嘴唇,整个一个…男妖精。
看着眼前高大帅气的男人,她傻呵呵上前勾住男人的脖子。
“想要让我负责啊,不就是睡吗,有啥大不了啊。
你有钱吗?工作稳定不?”
这问题,邵云霆眉心微蹙。
这个女人还真是醉的不轻nAd3(
他唇角浅浅的扬起:“我在世界百强企业工作,算是工作稳定。”
“不错呢,好吧,我对你负责,就你了,试婚吧。”
第3章 看她模样小巧,可发育的倒是不错吗
? 凌筱玥对着邵云霆的脸很不客气的打了一个酒嗝:“试婚吧。”
敢这样跟他勾肩搭背对着他吹酒嗝的女人,她绝对是第一个。
在南城,认识他的人中谁人不知他邵云霆对女人有洁癖?
不是他亲自选的,他是绝对不用的。
“跟我试婚?你确定?”
凌筱玥说完,人已经歪进了对方的怀里睡着了。
她对着他胸口吐气如兰,他竟是打了个激灵。
会对这个陌生的女人有反应,绝对在他意料之外。
他打横将她抱起,声音低沉:“自己自投罗网,我就盛情难却了。”
他径直出了酒吧,司机慌忙下车。
“先生,这是…”
“上车,回家。”
待坐稳,邵云霆又改了口:“去文清路的公寓。”
司机并未下车,邵云霆自己抱着凌筱玥上了楼。
他迫不及待的将她扔到床上,覆身而上狠狠的亲吻起了她。
手很自然的解开了她的衣领大手探了进去。
看她模样小巧,可发育的倒是不错吗。
“小韬…小韬…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邵云霆动作顿住,弓身看她nAd1(
她紧闭着的双眼中涌出了泪水,看似痛苦。
余光瞥到了她身前两蹙饱满之间横着的太阳鱼的项链吊坠上。
他伸手将项链捏起,看了看项链又看了看凌筱玥,薄唇带出好看的弧度。
原来竟是她…
他嗓音醇厚的淡淡一笑,该说他是运气好碰到了熟人呢,还是说自己倒霉呢。
看着自己已经巍然耸立的第三条腿,偏生又不能对这个小丫头下手。
满腹yùhuō无从发泄。
看着她娇嫩的小手儿,他唇角微扬。
算了,退而求其次好了。
太阳光直直的洒到了眼上。
凌筱玥微微睁开眼睛就连忙把头别开。
好刺眼,怎么会有这么刺眼的阳光。
她环视一圈儿看着陌生的房间。
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醒了?”
突如其来的男声把凌筱玥活生生的吓了一跳。
她蹭的坐起身激动的喊道:“你…你是谁?”
“不记得了?昨晚的事儿你都忘了?”
凌筱玥眉眼弯弯的仔细回忆着。
昨晚…大致想起了些什么后,她更傻眼了nAd2(
她竟然跟陌生男人求爱…
苍天啊,她是疯了吧。
她嗔目结舌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天,她都干了些什么啊。
可是等等,她手上这是什么奇怪的味道?
像是…84消毒液的味道呢。
见男人抱怀倚靠在洗手间门边邪魅的看着自己。
她连忙掀开被子看了看。
见自己身上的衣服还算妥当。
她这才从床上下来。
“大叔,昨晚我喝多了,说过的话都算不得数的。
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那个,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你…别送了。”
她像是螃蟹一样横着消失在邵云霆视线中后,转身撒腿就跑。
跑到门边,她用力拉扯也没将门拉开。
而此时,邵云霆已经如天神般走了过来。
“大…大叔,你家门坏了。”
“是我锁了,我想,有些事儿我们还是先谈完了你再走比较好。”
他说着将手中拎着的一张按着手印的合同递到了她面前:“看看吧nAd3(”
凌筱玥翘着脖子瞅了半天,不禁傻了眼。
试婚合同?还是她按了手印的试婚合同?
什么情况啊…
第4章 试婚合同=不平等条约
? 她一把将试婚合同抢过,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合同足足有十条,可完全就是不公平条约啊。
第一,试婚期间,男女双方需要住在同一屋檐下。
第二,试婚期间,女方需要无条件的帮助男方洗衣做饭收拾家务。
第三,男女双方不得干涉对方工作上的事情。
第四,女方需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可在试婚期间与第三方异性来往频繁或暧昧,发生恋爱行为或者性/行为。
第五,因试婚为女方需求,所以女方不得随意终止试婚过程。
第六,女方不得带朋友回家聚会,吵闹,男方好静。
第七,女方请尊重男方的个人隐私,男方不想说的,不能问。
第八,男方需肩负起养家糊口的超级重任。
第九,女方可以随意刷男方的卡,但不能用在第三方异性身上。
第十,如果女方想要与男方发生xìng行为,男方必须随时进行,不得延误。
后面按了两个手印,一个是她的,另一个可想而知了。
“这个…这个绝对不可能是我按的。
这完全就是坑死我自己不偿命的节奏吗。
再说了,这不平等啊,凭什么只规定女方不许这样不许那样的。
男方就没有义务了吗?”
邵云霆勾唇浅笑:“试婚是你方要求的nAd1(”
只这么一句话,就可以秒杀掉她所有的顾虑。
都说喝醉酒的人像是神经病,难道她就是这一挂的?
“可是…我还是学生呢。
我不能跟你共居的。”
“现在大学生都能结婚生子了。”
凌筱玥嘟嘴:“那…我有房子的,我不用非得住在你这里吧。
总不能让我的房子空着,是不是?”
的确,她有房子的,郝臣哥哥留给了她一套已经付完全款的两室一厅的房子。
那是她全部的财产了。
“正好,我这房子房租快到期了。
我搬去你那里。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比较认真。
试婚吗,就要真诚
不然怎么能试出对方人品好坏,你说呢。”
凌筱玥脸真的黑了。
她是疯了才招惹了这样的男人吧。
可是等等…
“吭。”她掐腰忽然一本正经了起来。
“大叔,你连套房子都没有啊。
怪不得你这么大岁数了还没有娶上媳妇呢nAd2(
现在的女孩儿都多现实啊。
我也一样,我要跟有车有房的男人结婚。
所以我们不用试了,我们不合适。”
“第五条。”
邵云霆不说其她。
凌筱玥拿起合同一看,脸更黑了。
“给我收拾东西吧,我下午搬去你那里。”
他说着在桌上放了一张卡:“这卡里的钱是我们的生活费。
还有,凌筱玥,你记住了,我叫邵云霆,不叫小韬。
如果你下次再在我面前叫我小韬。
我就按照合同第十条办了你。”
邵云霆说完就转身走了。
凌筱玥连忙低头看了看合同第十条。
这个大叔真不要脸。
等等,他怎么知道她叫凌筱玥的?
难道昨晚喝断片儿忘记的不是只有签了合同这一节儿?
邵云霆出了家门口后就给许特助打了电话。
“给你一天的时间,调查一下阳光孤儿院的凌筱玥。”
他仰头看了看头顶阴郁的天空。
今天天气真是不错,连带的心情都好了。
第5章 你看你自己,从头到脚哪儿像个女人了
? 凌筱玥是逃回臣哥哥留给她的房子里的。
没错,在邵云霆离开了他的出租屋后。
她想也不想的拿腿跑了回来。
她很是庆幸,自己没有给他留电话和联系方式。
想来,她果然是聪明人。
傍晚,她定了饭菜。
可饭菜送来以后,她倒是没了胃口。
从前坐在这里吃的都是臣哥哥亲手做的饭菜,好想臣哥哥。
他有很多拿手菜,每一道都是因为她而练就的。
她喜欢吃干锅鸭头。
他的拿手菜就是干锅鸭头。
她喜欢吃炸里脊。
他的拿手菜又换成了炸里脊。
正晃神,门铃响了。
她走到门口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是凌汉韬。
她转身不想理会。
凌汉韬却不依不饶的按着门铃。
“筱玥儿,开门。
我放在门口的传单不见了,我知道你回来了。”
凌筱玥沉声将门打开。
“正好你来了。
我有东西要还给你nAd1(”
凌筱玥挡在门口,侧身从包里掏出一个戒指盒子。
“这戒指还你。
现在我们没有什么瓜葛了吧。
我可以关门了吗?”
“筱玥儿,对不起,我不知道臣哥去世了,我们谈谈行吗。”
“凌汉韬,我真的不觉得我们还有什么谈谈的必要。”
“我知道,筱玥儿,我知道我背叛你让你觉得很痛苦。
可是,我也已经尽力了。
你知道吗,刚跟你在一起的那几年我真的特别快乐。
可慢慢的,我发现,我们之间的感情有些不对味儿。
你对我和对臣哥根本就没有什么区别。
在你的心里,我根本就不是你的爱人,而是亲人。
不然,你不会总是在我面前展现你不像女人的一面,对吧。”
“你说我在你面前不像女人?”
凌筱玥有些火了。
“你生气了?
我们这么多年一起长大的。
你了解我的脾气,我不想骗你,我现在跟你说的都是我的心理话。
筱玥儿,你看看你自己,从头到脚哪儿像个女人了nAd2(
穿的土里土气,一分钱掰成三半花。
力气大的要命。
你居然连水都能自己扛自己换。
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有什么是需要我的。
每次我想碰你的时候,你总是各种借口躲来躲去。
我还是那句话,我不是圣人,我有生理需求的。
我现在的女朋友她跟你不一样。
她虽然不像你这么漂亮,但她温柔,懂得打扮自己来取悦我。
她虽然也不会做饭,不会做家务,不会换水,可她贴心。
她什么都会让我帮她。
我在她那里能够找到存在感你知道吗?”
凌筱玥握着门把的手都在颤抖。
犯贱。
她在控制自己不要冲动的揍了这混蛋。
“既然那个女人让你那么有存在感。
那你还跑到我这里来干嘛?
羞辱我?可怜我?
我看你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你在我这里的确没有那么重要。
所以分手之后,我也已经找到了男朋友nAd3(
现在,我跟你没有什么关系了。
你能走了吗?
我真心不想再见到你。”
凌汉韬不悦:“你找了男朋友?
在我之前还是之后?
你不会早就想跟我分手了吧。”
“跟你有关系吗?”
“好,好好好。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互不相欠了吧。
下个月初一,别忘了回孤儿院的事儿。”
凌汉韬前脚离开,她后脚就把门狠狠的甩上。
抬手猛擦这不争气的泪水。
傻样儿,哭啥,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第6章 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他太可怕了
? 凌筱玥觉得最委屈的就是刚刚凌汉韬的那一通数落。
他居然嫌她土里土气,一分钱掰成三半花。
不这样的话能怎么办?
她跟凌汉韬都是孤儿。
没有有权有势有钱的父母可以依赖。
房子车子都要自己买,结婚后还要生儿育女。
这些通通都是钱。
不节省的话能行吗。
他以为她愿意年纪轻轻就过的这么拮据吗。
她为了将来能够跟他有好的生活,让年纪轻轻的自己过的这么落魄。
没成想到头来还落了一身的不是。
她以为凌汉韬是来承认错误请求复合的。
她连骂他一通后原谅他的说辞都想好了。
可他竟然说了这么让人凉心的话。
从他犯了错到现在。
他竟然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对她说。
她在他眼里算什么呢?
她生气了,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第二天回了学校,她一进宿舍就无精打采的样子躺在了床上。
正在化妆的乔乔从镜子里看她道:“我说大姐呀,你还没从失恋的困境中走出来呢nAd1(
不就是个男人吗。
你至于呢么。”
“乔乔,你别尽给我说风凉话。
你也失个恋试试的。”
“呸呸呸。”乔乔回身趴在凳子上:“死丫头,你就乌鸦嘴吧。
我跟你说,我跟我家涵哥哥可好着呢。”
“你果然是亲闺蜜。
你还可以更使劲儿刺激我一点吗?”
“哎呀,好了好了,不逗你了。
我跟你说点正经的。
我家涵涵跟我说,这个星期五春华集团有招聘会呢。
你不是一直想去春华集团工作吗。
想不想去试试?”
“真的假的呀?”
“真的呗,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呀。”
“那我必须去啊,为什么不去呢。”
马上就要毕业了,大部分同学都已经找到了工作。
可她因为臣哥哥生病的事情,就一直没有时间去找工作。
现在,臣哥哥不在了,她也是时候回归正常生活了。
这次机会真的是来的太及时了。
去春华一直以来都是她的梦想nAd2(
“那你今晚得跟我出去一趟参加个饭局了。”
“干嘛?”
“去走后门啊。
这次招聘会可是个内部招聘会。
没有春华集团高层的举荐,我们根本没资格参加面试。”
乔乔跟她挤了个眼转身继续化妆去了。
“啊?那你有认识的人?”
“我是没有,但我家涵哥哥有呀。
他今晚请他领导吃饭。”
凌筱玥心里有些担心,靠谱儿吗?
她这闺蜜办事儿就没有靠过谱啊。
不过…死马当活马医吧。
这时门口苏依依走了进来。
她手里拿着份快递颠了两下丢给了凌筱玥。
“玥玥,快递。”
“我的?”凌筱玥将快递拿起看了看,还真是她的名字。
只是寄件人一栏是空的。
她将快递撕开,从里面取出A4纸一张,脸顿时就黑了。
这…不是那份试婚合同的复印件吗?
她一把将快递甩到床上,太可怕了nAd3(
那个男的叫什么来着?他太可怕了。
阴魂不散啊。
她抬手将快递撕了个粉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老天保佑,刚刚那个只是个梦。
第7章 这是逼着她出门先看黄历的节奏吗?
? 傍晚,凌筱玥跟乔乔一起出现在南城天堂酒吧门口。
赵涵出来接两人进去的时候一再嘱咐:“里面的两人可都不简单。
你们两个一会儿小心点应对啊。”
“知道了,你放心吧,我们两个都已经做好功课了。”
两人跟着赵涵一起进了一个包间。
包间里坐着两个男人。
偏瘦的是春华集团项目部的一把手文部长,带着个看起来很显斯文的眼睛。
可是一双眼却精光直闪的上下打量着凌筱玥。
偏胖的是春华集团爬升速度最快的项目部副部长雷拓,他那个啤酒肚,一看就是海量。
在彼此认识后,雷拓就招呼凌筱玥跟乔乔坐。
雷拓让凌筱玥坐在文部长的身边,而乔乔坐在他身边。
眼看着雷拓要给两个女人灌酒。
赵涵只能帮忙打圆场:“两位部长,我这两个学妹初出校门,还有些不胜酒力。不如…”
“赵涵,你什么时候这么不懂得看眼色了?”
雷拓悄悄给赵涵使了个眼色。
赵涵很是为难。
乔乔端起酒杯看向凌筱玥:“两位部长,我们两个小丫头片子不太懂职场规矩。
请两位部长多海涵。
这杯酒,就当我们二人给两位部长赔不是的nAd1(
来筱玥,咱俩干了啊。”
凌筱玥觉得头有些疼了。
不过这种场合如果不喝的话,赵涵会更为难。
总不能把好心的赵涵给害了。
算了,豁出去了吧。
她跟乔乔一起将酒一饮而尽。
文部长满意的将手放在她后背近乎摸的拍了拍:“恩,这一代的年轻人真是孺子可教啊。”
凌筱玥嫌恶心的蹭的站起身。
吓的一旁的乔乔和赵涵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正这时,文部长的手机响了。
他一看来电显示忙恭敬了几分:“总裁您好。
是,是,我知道,好的,我现在就跟雷部长过去。”
挂断电话,文部长对雷部长道:“走走走,总裁也在酒吧。
说是有人看到我们了,让我们过去一趟。”
两位部长离开后,乔乔跳到了凌筱玥身边。
“我的天呐,吓死我了。
我还以为你刚才要打人呢。”
“在你眼里我就是那种泼妇啊。
我就不能智取吗?”
“拜托,别羞辱智取这两个字了行吗?”
凌筱玥叹口气:“算了算了,我跟你们没共同语言nAd2(
你们两个不约会吗?”
“约啊,这里就不错,你先回去吧。”
这会儿乔乔倒是放松了,直接侧身搂着赵涵坐下了。
凌筱玥翻翻白眼自己走了出去。
让她留下她也不干啊。
她才不要当这超大号的电灯泡呢。
失恋的人最不能看人家甜蜜蜜了。
“你们好好玩儿吧,我先走了。
乔乔同学,禁止夜不归宿哦。”
她说完嘻嘻笑着拉开门先走一步。
出了天堂酒吧要去坐公交的时候。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凌厉的声音。
“凌筱玥。”
凌筱玥回头,可顿时却有了种想拔腿逃跑的冲动。
路旁团辆越野车,那个男人倚靠在车门边邪邪的勾唇浅笑着看她。
有没有搞错,这样也能遇上?
这是逼着她出门先看黄历的节奏吗?
还是,她得去庙里拜拜了?
第8章 被这样车咚绝对是第一次
? 看到那个小女人眼珠子咕噜噜乱转的神情。
邵云霆唇角勾出不羁的笑意。
这个女人真是胆子不小。
春华集团里只有一个超级老色棍,那就是她刚刚去见面的文部长。
如果不是他刚巧在里面跟几个兄弟喝酒撞见了她。
她估计现在已经在找地方哭了。
他站在原地对凌筱玥勾了勾手指。
凌筱玥不情愿的走近,嘴上咧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这位大叔,这么巧啊。”
邵云霆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死丫头是在故意提醒他比她老很多吗?
“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凌筱玥努了努嘴,有什么好隐瞒的呢。
她索性抬起头:“为了找工作,来走走后门。”
“行啊,为了找份工作出卖色相,不简单。”
邵云霆邪魅的点了点头,唇角带着讽刺的笑意。
“诶,这位大叔,你说话能不这么难听吗?”
“那我难不成要夸你懂进退?
凌筱玥,我想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
按手印同样具有法律效力。
你今晚的行为严重违反了我们合同的第四条。
我就算告你也不为过nAd1(”
别说,凌筱玥还真的被弧了。
虽然她不记得那个第四条到底是什么内容了。
不过做被告这种事儿,她想想都觉得肾虚。
这下真是被乔乔那臭丫头害惨了。
她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好吧,索性也就不洗了。
豁出去就是了。
她抱怀,右腿在地上踮啊踮,得瑟的样子像是在极力学习不良少女。
可在邵云霆眼里,她这简直就是画虎不成反类犬。
“对,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恭喜你,你猜对了。
我就是你说的那种为了找份工作就能牺牲色相的人。
所以我劝你一句,还是赶紧从我身边躲远点吧。
不然我以后会给你戴很多绿帽子的。
你应该不喜欢做什么绿巨人吧。”
邵云霆脸色一冷,手一抬抓住她的脖颈往车旁一推,身子直接将她牢牢的抵在车上,唇抵在她的唇边阴冷的道:“刚刚的话再重复一遍。”
凌筱玥属胆小鬼的,被这样车咚绝对是第一次。
心肝脾肺肾都吓飞了,哪儿还记得她刚刚说了些什么nAd2(
“我…忘了。”她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轻轻一动就能碰到他的唇。
邵云霆满意的扬了扬眉,还保持着刚刚暧昧的姿势。
“记住了,我叫邵云霆。
下次如果你再敢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就直接把你按照第十条办了。”
第十条她记得,睡了她吗…
等等,问问名字就把人家睡了?
大叔,你这么个整法都不怕肾虚的吗?
不过,她也就是腹诽一下而已。
问出口这种事儿,她是肝儿颤的不敢不敢的呀。
“上车。”邵云霆这时候才松开她。
凌筱玥连忙上车,总算是能喘口气了。
车上安静的有些可怕。
车开出去很远,邵云霆忽然开口。
“我在南城还算是有点人脉。
你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我帮你。”
“不用了,我一定要进春华。”
“南城好的企业多的是,为什么非春华不可?”
凌筱玥忽然就叹了口气,神情凝重了起来。
第9章 背叛我的女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 该怎么说呢。
春华集团即是邵氏集团的分公司,也是臣哥哥生前工作过的地方。
“怎么,有难言之隐?”
凌筱玥转头看向车窗外,口气有些轻:“因为我最爱的人生前就在春华工作。”
邵云霆挑了挑眉,最爱的人?她最爱的人是谁?
车行一路,凌筱玥都没发现车子在往乾安路开。
待到了小区门口,她才惊叫一声:“你你你…你怎么会知道这里的。”
完蛋了,暴露了啊。
她上次宿醉到底跟他说了些什么啊。
这该死的脑袋,为什么全都想不起来了。
“前晚你告诉过我你家的地址,忘了?”
恩,忘了,忘的相当彻底。
她想去死,都别拦着。
见她懊恼的头往玻璃上狠命撞的样子。
他勾了勾唇,在D座门口停下。
“车子撞坏了你赔不起。
明晚我会搬过来,记得过来开门。
为了确保我们的试婚顺利。
你从明天开始执行试婚合同第一条。
对了,明天过来的时候拿一份你的个人简历nAd1(
以后不要再为了找工作走后门了…”
正说着,他手机响了。
她略带迫切的希望他接电话,她好下车。
可他只是低头看了看来电显示,就转头看她道:“不下车吗?”
“啊?下,下车,大叔再见。”
凌筱玥才刚一下车,车子就嗖的开走了。
她觉得很不爽,太被动了。
刚刚她应该帅帅的先下车,然后头也不回的进楼里才对呀。
现在,她有种自己是被赶下车的赶脚啊…
不行了,她要回去好好研究一下那份试婚合同了。
刚刚那位大叔说起合约内容的时候直接都是第几条第几条。
可她只记住了第十条而已,她很好奇,他是怎么记住的?
对了,那大叔叫什么来着。
邵…云霆,对了,邵云霆。
记住了。
车子开出小区后在路边停下了。
邵云霆的手机已经是第二遍响起了。
他顺势将手机划开放到耳畔,但却一句话也不说。
“云霆哥…”
邵云霆并不说话nAd2(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对不起,我知道我这样离开了对你不公平。
可是…不爱就是不爱,不能勉强的啊。
我现在在美国生活的真的很幸福。
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一定也不愿意让我不快乐对不对。
以后…你不要再找人为难杨晋池了好不好。
我们…”
“云子安,你只要记住一点就好。
背叛我的女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胆敢给我邵云霆吃憋的女人,你是第一个。
不管你说什么。
我都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他嘭的将手机挂断。
他的确是把这个云子安宠坏了。
不然她不会有这样的胆子逃跑。
他倒要看看,她云子安追求的那廉价的爱情到底能走多远。
在金钱面前,那个杨晋池能挺多久呢?
他就坐等云子安回来求他的那一天。
哼,这出戏想必精彩。
第10章 大晚上你弄成这样,路过的鬼都吓活了
? 凌筱玥儿洗完脸后在房间里敷面膜。
臣哥哥说过,如果女人没有生一张好面相,起码要有足够的时间保养自己,不过筱玥儿,你面相过关了。
所以她从前从来不做面膜不保养,因为要省钱跟凌汉韬一起买房子。
可现在想想,滚他的省钱,都他妈的是浮云。
从现在开始,她要好好的保养自己这张尚算对得起观众的脸。
然后美美的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想起新感情,她心里莫名其妙的就飘出了邵云霆三个字。
想到那个老男人,她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不行不行,那个男人太阴,她驾驭不了。
她随手打开电视,正好,有真人秀节目,她很喜欢。
看了一会儿,手机响了起来。
见是个陌生号码,她瞅了瞅墙上的时钟,十一点,这么晚,算不算夺命连环扣?
手一划接起。
“喂,你好。”
“开门。”
听到这声音简直就犹如晴天霹雳。
是邵云霆。
她在纳闷,他是怎么知道她手机号的。
可一想自己连家庭住址都告诉对方了。
电话号码什么的就都是浮云了nAd1(
可是开门是什么意…ohmygod。
她爬起就跑到门边将门打开,果然…邵云霆提着行李箱站在她家门口。
看到她脸上敷着黑黢黢的面膜,邵云霆皱眉。
“大晚上的你弄成这样,路过的鬼都被你吓活了。”
“啊?”凌筱玥从不明所以到反应过来尖叫一声“哎呀”转身冲进了洗手间只用了两秒钟的时间。
好吧,她忘记她在敷面膜了。
可是这厮也太过分了,不是说明天才搬过来的吗。
洗完脸出来,邵云霆正抱怀站在客厅中等她。
“我不喜欢家里太乱,我有点轻微的洁癖。
还有,我睡哪间?”
凌筱玥白了白眼,言下之意是她家太脏乱差?
尼玛,这大叔以为自己是在住酒店呢?
大晚上十一点搬家,他是有多急着退房租?
可腹诽归腹诽,她觉得自己是个善良的人。
所以自然不会大半夜的将一个被自己调戏过,求自己负责的男人扫地出门。
她现在睡在次卧,因为那本来就是臣哥哥给她预备的房间,她也睡习惯了。
所以,她很坦然的指了指主卧。
邵云霆顺势踢了踢脚边的行李箱:“这是我的行李,拖进来给我整理吧nAd2(”
凌筱玥傻了。
他就这么大爷的进去了?让她给他拖行李?
男人不都该风度翩翩,什么东西都由他们来拿的吗?
从前郝臣哥哥可不舍得让她干这种粗活呢。
还有…即便是那个贱货,他也不敢这么指使她的。
“不进来吗?”邵云霆走进门发现凌筱玥还站在门边。
凌筱玥脑子里正在刻画自己打怪兽的模样。
按理说,她该很拽的将箱子一踢,说一声‘老娘不伺候’的。
可实际上呢,她却是连忙拖起箱子屁颠儿屁颠儿的跟了进去帮忙整理。
说帮忙整理,其实她是主力,因为那大爷只负责指挥而已。
整理完行李已经十二点多了。
她累的腰疼,可他却不冷不热的说:“明天下午你抽时间去一趟春华集团人力资源部把你的简历交过去。
行了,时候不早了,你去休息吧。”
看他那样子,凌筱玥真想问问他,你这么高冷,你妈知道吗?
第11章 这么说来,你对我的尺寸很满意?
? 第二天清晨起来,凌筱玥睡意朦胧的打着懒仗出了卧房走进洗手间。
可是等等…
为毛洗手间里有个裸身的男人?
八块腹肌和清晨自然反应挺起的小兄弟还有…那张帅气的有些近乎阴冷的…脸。
“啊…”凌筱玥在看了对方足有三秒钟后这才尖叫着转身跑回了房间。
她脸通红通红的,使劲儿喘着粗气。
看到那么多少儿不宜,她不会长针眼吧。
几天时间内接连毁在这个男人手里两次?
她跟这个男人八字不合还是怎的?
可是,等等…这家伙用洗手间为什么不锁门?
辣文h小说
温馨提示: 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92.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